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人物
刘大印 大山深处“雷人”的土家农民作家
                        作者:陈亚丽 易长松  信息来源: 团结报   

   
   第一次听说刘大印的名字,是因为他“雷人”的装束。 

  听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文联主席说,身为地地道道山里农民的刘大印,每次上山或下地,除了农具,居然还带有照相机、望远镜、手套、安全帽:带上照相机,是为了把世间瞬息万变的美境拍下来当作精神享受;带上望远镜,是看牛在远处有没有走丢、庄稼有没有被山中的野兽糟蹋;戴上安全帽和手套则是为了保护身体。 

  而在随后的接触中,笔者发现,这个生活在石牌镇桃新村第10组的45岁农民还有更“雷人”的,那就是他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
 
  刘大印一年四季从不闲空,他说:“咱农民,靠的就是双手干活,一天不干活,一天就没有收入!”他与妻子,每年下地干活不少于260天,每个劳动日收入都在百元以上。他最不喜欢赶场,说赶场浪费时间、耽误农活,所以每年要用的各种农资、生活用品,他都是一次购齐。在他家里,可以看到一屋一屋的化肥,整件整件的白酒、啤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是开杂货铺的。 

  人家种烤烟,只在种、收、烤、卖时忙一阵子,交完烟也就万事大吉了,哪有那么多忙的?他仿佛看透了我们的心思,领着我们在他的地里四处转悠,地里种着烤烟、玉米、土豆、百合、油菜、辣椒、葵花、花生……他说:每种作物轮番种植、接连不断,土地就不得空闲,人也闲不下来。他还说:“之所以只拿五分之一的土地种烤烟,是因为烤烟价格虽高、效益虽好,但风险相对也更大,如果全种烤烟,万一哪一年收成不好或是卖不成钱,岂不是亏大了?”他家各种农作物的种植都有精确的比例,呈现金字塔结构,最下一层是烤烟,上面一层是粮食,再上一层是药材,再上一层是蔬菜。这种结构,不仅使他的土地得到充分利用,土地的肥力、营养得到很好保护,而且还可以更好地规避风险。“现在外面世界不是正闹金融危机,我就没感觉到有丝毫影响。”刘大印说。 

  我们粗略算了一下他一年的收成:烤烟13亩,5万余元;百合5亩,1万余元;粮食12亩,2万余元;另外还有油菜、药材、花生、葵花等经济作物及蔬菜,还有几十亩的山林,还喂有鸡、鸭、猪、羊,全年的收成,少说也在10多万元以上,除去生活开支,8万元纯收入应该少不下来。可他自己总是谦虚地说:“没有那么多!哪有那么多啊!”但具体是多少,他却不肯说,是怕宣传出去“树大招风”吧?他有一个账本,多年来,不仅家里所有的收入支出记得清清楚楚,就连恩格尔系数也算得明明白白。 

  当初田土下放时,刘大印家只有五亩多地,可是,经过多年开荒、置换、租赁,如今他家种植的土地已达60余亩。两个人,60亩地,而且一季不荒,的确够他们忙的。可刘大印却能应付自如,他说种地光瞎忙是远远不够的,做农业,也得讲究科学,既要合理支配时间,省工省时,又要追求最大的经济效益。他常常利用自己幼时所学的木工、泥瓦工等技术,搞一些小发明,他自制的板车、小火车,既省时又省力,用起来还特别顺手,他自己发明的切碎机,将人工切砍饲料的效率提高了三、四倍。 

  刘大印说,很多人瞧不起农民,以为农民就是贫穷、愚昧与落后的代名词;乡下人也总是羡慕城里拿工资的国家干部或企业白领,我就要用事实证明:改革开放后富裕起来的中国农民,也可成为令人羡慕的一族。看我现在的收入,与一个县处级领导或大学教授比,能少多少?生活质量又低多少?的确,这里满目青山,满眼美景,能嗅着清新凉爽的空气,感受着温暖和熙的山风,听着大自然的天籁,享受着世外桃源般的宁静,还有宽敞的住房以及屋里一应俱全的家用电器:电脑、电视、天文望远镜、照相机、全自动洗衣机,书籍、报刊、杂志应有尽有。在他家,就连猪圈也是两套,冬天猪们住在温暖结实的砖房里,夏天住在通风凉爽的木栏中…… 

  闲遐时,刘大印会看书、写作,偶尔还会来上一段模仿秀。他是80年代中期州作家协会会员,中间很长一段时间忙于生计,曾一度中断写作。近年来又重新拿起了创作的大笔,他的作品已有10万余字见诸报端。他模仿的电影人物维妙维俏,常常惹来家人一阵阵开怀大笑。他的身边还有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文学爱好者,开辟了大灵风文学爱好者园地,办有《大灵风》文学杂志。有时候,他把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读给只有小学文化的爱人听,读到动情处,他哭了,爱人却笑了。他问爱人:“你笑什么?”爱人说:“我感觉就像看电视一样,很有味道!咱们应该把它拍成电视剧!”这话给了大印很大的鼓舞,他因此写得更加起劲,文学作品中的故事、人物全都来缘于生活。 

  当然,刘大印心里也十分清楚,自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农业才是他的命,写作、摄影、观察天象,都只是业余爱好。他不会丢了正业去搞副业,更不会在食不裹腹、饥肠辘辘的情况去玩文学,那叫穷折腾。 

  湖南卫视“乡村发现”栏目组的同志听说他的事迹后,驱车600多公里,专程为他做了一期节目———《印象刘大印》,县电视台也对他的事迹进行了多次跟踪报道。大灵山高1736米,是湘西最高的山峰,一直生活在大灵山深处的刘大印,突然一下子出了名,引得山外不少人前来参观、考察。有一次,县纪委书记吃完饭给他补生活费,他一听就急了:“我可不是贫困户!我不会接受你们任何形式的扶贫。如果你们实在要扶贫,就扶村里那些留守儿童吧!”在他的帮助下,真的有人把救助失学儿童的资金,送到了几个濒临失学的孩子手中。 

  当问及“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时,大印不无痛心地说: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太难改变了,时至今日还是有人认为,只有离开农村、离开土地,才算有出息。他所在的烂泥湖当年是一个拥有50多户人家100多人的村子,现在只剩下16户50多人,很多人家迁走了,还有不少人外出打工再也没有回来。他说:“咱们的土地还是永远需要人来耕种的,什么时候,才能让所有的农民都可以活得理直气壮、幸福快乐?!” 

  我们问大印:买下那么多荒山干什么?大印说:这些荒山的主人,大都搬走了或是打工去了,这些荒山对他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但我租赁下来,将来肯定有用。譬如通路之后,我可以在这里建一个休闲山庄,让山外的人都来这里享受大自然的美丽;或者植树蓄草,养它几十头牛,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刘大印就有多次进城吃商品粮的机会,可他始终坚定不移地选择了留在农村! 

  刘大印确实很“雷人”,因为他活出了一个良好的心态,活出了一个现代农民的精彩!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刘守红:打造肉连响为土家文化符号
· 刘极勤:用手艺与乡亲们一起编结脱贫致富“
· 纪念田心桃:莫忘了她是“土家第一人”
· 四改织机,让土家织锦“数字化”——记“荆
· 朱明跃是如何变成猪八戒的
· 韩宗远:回看射雕处 千里暮云平
· 从访谈中了解不同视角下的土家族打溜子的历
· 老屋下的乐章

田隆信 土家音乐是我一

杨正午 土家山寨走来的

谭学聪 将土家族文化传播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
· 李金初:美好人生核心素养体系初步构建  
· 洪家志:北京市第七批援藏干部雪域高原写...  
· 杨盛龙 用文字记录民族生活风采助推民族...  
· 向仍旦  
· 漫说杨盛龙有关湘西散文的创作  
· 李小琳 回到魂牵梦萦的奶奶家乡酉阳  
· 向云驹 论“文化空间”  
· 萧洪恩与土家族哲学研究  
   邓超予 为传承和弘扬土家族文化做贡献
   开国中将廖汉生与十世班禅大师
   彭剑秋 土家族文化的守望者
   土家姐妹将建土家族医药治疗不孕症基地
   土家族籍全国政协常委田岚的时代风彩
   杨再平 刻骨铭心的城乡差别情结
   周水秀 土家山乡的平安守护者
   袁仲由 为民族宗教工作续写新篇章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

京ICP备1301532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