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歌
老屋的那几扇窗

                          作者:吴昌钧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欣赏着爱徒的佳作,我想起了老屋的几扇窗来。

    老屋是木房子,到底是挑廊式还是干栏式我有些模糊,但是吊脚楼却是真的有,当然木窗也是绝对少不了的。老屋的那几扇窗古朴、大方,我对窗的那份情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精美的木式窗,小时候我也看见过,那属于我心中的大户人家,像我们这样贫困的小户人家,房子的窗不是一个简单的四方洞就已经让我们十分自豪了。老屋的窗有六个,一个是火坑屋的窗,一个是大厢房的窗,还有一个是小厢房的窗,另外三个是三间房的窗。

    六个窗中最让我们深爱的是大厢房的窗,和另外五扇窗比较,这扇窗就很特别了。这是一个有着数十个方格的方形窗,窗的正中间有一个六边形的图案,这是我们兄弟仨百看不厌的。这扇窗还可以打开撑起来,这更是一种神奇。虽然这一撑,不可能像苏小妹“双手推开窗前月”那般诗意,但这一撑,很多温暖的故事就会轻轻撞击着我的柔软的心,我的情感也会一下子变得丰富而厚重起来。

    之所以叫厢房,是因为这件屋上下四方全都是用平整的木板拼装而成,虽说是拼装,但绝不随意,而是请木匠师傅严格的精心的一块块安装上去的。木板四周用四个厚实的木方镶嵌成一个四方框,然后每块木板都用精致的榫槽衔接。这间屋的门窗一关就暖和得如同大木箱一般,取其谐音而美其名曰厢房,这是我小时候的理解。当然土家厢房是不是有别的意思,我没有考证,如果非要考证,我想也一定与漂亮的西兰姑娘有关,至于西兰姑娘是不是“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织出一匹匹西兰卡普来,那就靠你的想象了。

    最喜欢夏夜,最好还有朗月。这样的夜晚我们总是先征求母亲的意见,然后非常慎重的用一根很漂亮的木棍撑开大厢房的窗。站在窗口,我似乎能清楚的看到踏巴(五峰湾潭方言,意思和“稻场”同)左边的那两根枣树上每一颗枣子。左边那根稍粗,右边的那根稍细,中间隔着两米一的距离,我敢肯定。枣子成熟时节,我二哥就会像猴子一样飞快的爬上去,然后选择几个最大最红的枣子拿在手上向垂涎欲滴的我炫耀,当然最大的枣子也肯定会从二哥的手上飞下来,准确地落到我的手上。枣子是不必洗的,直接入嘴,那份甜,那份满足我无法形容。今天如果你买上十斤大红枣送我,我想我也绝对找不到当年的那种感觉。

    枣树往右边三米多的地方是一颗桃树,桃树在踏吧坎下一米处。桃树倾斜向前长,而且并不是很高大,所以我们很轻松就能爬上去。这是一棵仙桃树,和踏吧最右边的毛桃树相比较,我们对仙桃树当然是情有独钟了。除在桃成熟时节我们兄弟几个能饱餐几顿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二哥创造性的在桃树上垫上几块大木板,然后盖上数片大芭蕉叶,那就成了一个超好的凉棚了。夏日午后,傍晚时分,我们哥几个轮番上去躺坐,甚至还会酣然入梦,那种惬意啊,你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告诉你。

    在全家最开心的时候,我们会把吃饭的桌凳搬到踏吧里去,等待着母亲跟我们烹饪人间美味。“洋芋片好啦——”这个“啦”字拖得很长,声音中带有一种特别的快乐。我们兄弟几个就像店小二一般应答,“好嘞——”母亲从窗口上将洋芋片递出来,我们把它端上八仙桌。正当我们正对着洋芋片用鼻子使劲嗅的时候,母亲又会喊“粉粑粑好啦——”我们又快步跑过去从窗口接过油腻腻的“粉粑粑”。“榨辣椒好啦——”“猪蹄子煮好啦——”……母亲这样叫下去,我们就一边应和,一边从窗口端出一盘盘美味佳肴来。享用的时间不是很长,很多时候我们兄弟几个几乎都是狼吞虎咽,尤其是我,很少细嚼慢咽的,一来是味道真的很好,二来是能在踏吧里吃饭,菜肴肯定也很丰盛,不抓紧吃就没了。

    吃完饭,我们便海阔天空的聊起天来。二哥有时会神秘的告诉我,千万不要指月亮,因为这一指,说不准晚上耳朵就被月亮给割了。正如不能用手指瓜蔓,手一指这朵花也就枯萎了,当然也不会接出瓜来。这些说法是从哪里得来的,我到今天也不得而知,也许大概肯定是老人们说的罢。每每这个时候,母亲的话题是和邻家比较今年猪的长势,也会猜测年底可能分到多少粮食,甚至还会给我们承诺,只要我们好好读书,说不定就在年底给我们每人买上一双新袜子。父亲话不多,总是没完没了的抽着旱烟,有时甚至还把自己制作的纸烟拿出来向我们展示。听到高兴处,父亲就说,昌钧,把唢呐拿出来。我会连忙说,好好好。父亲再吩咐二哥拿出一小碗热水来,轻轻的把唢呐上的哨子拔下,放在热水里一泡,然后用手使劲的摔干哨子上的水,再然后就安装到唢呐上面去。“吹什么呢?”父亲喜欢问我们哥仨,特别喜欢问我。我假装若有所思,其实我知道父亲吹的曲子并不算多,几个曲子我基本上都会了。“是《状元打马游街》,是《六指》,还是《女哭娘》?”我总是有意识的试探父亲。父亲想了想,“还是《女哭娘》吧!”父亲用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哨子,试了几下音,就开始吹起来。曲子哀婉,音韵凄清,风格遒劲,一字一转,催人泪下。父亲吹的时候,二哥也会跟着唱和,“唉呀我的妈,接我的人来哒,鼓乐喧天啥振动我奴家,我舍儿来一下,我的爹呀爹,我的妈呀妈,把儿养到十七八,又跟孩子置陪嫁,花费银钱哒,这样那样给儿把(土家方言,给的意思),这样那样到婆家,咿呀呀咿呀……”二哥哀婉的唱,母亲静静的听,偶尔还感叹几句。我想,母亲大概是听懂了曲中深意,因为外公外婆去世得早。曲罢,母亲就站起身来,甚至还一边抹着眼泪说,“你们继续玩吧,我去收拾收拾。”然后我们哥几个就将大碗大锅从窗口一个个跟母亲递进去。父亲继续吹,我们也继续听。
听累了,我们就走进屋去,在大厢房的窗前摆个桌子,摆好象棋对弈一番。三兄弟中我的棋艺最差,一般是大哥二哥对阵,我在旁观棋。我做不到“观棋不语”,我时常会问二哥,什么是蹩胯马。二哥会很耐心的帮我解释,但真正到下棋的时候,我又总是经常犯错,这个“蹩胯马”在我心中是最难明白的棋语。大哥往往在大战几十个回合之后就败下阵来,在这个时候二哥就会得意的说,“老幺上。”我是最小的,叫老幺当然就是我了。我还是常规招数,“当头炮,马来跳,车行直路马行斜,象飞田字炮打隔,卒子过河惹不得。”我好胜心强,二哥知道我输不起,经常会主动的让我一车一马甚至还加上一炮。这样一来,我就胜多败少了。我们兄弟懂事在老家那一块是出了名的,父母不限制我们,一般也不会有太多的催促,不过太晚还是要说几句的,毕竟煤油要三毛八一斤。下一会棋后,我们会自觉的去洗漱,然后睡觉。

    记得有一次,父母把二哥做瓦匠的师傅请来,款待完毕,父亲很严肃的告诉我,把窗关上,甚至还要我和大哥把窗遮严。我大抵明白父亲的想法,肯定是二哥师傅要教他武功了,因为这也一直是我们期盼的事。那时,父母认为出门在外做事的人一定是要懂点功夫的,不然就会被欺负。二哥的师傅懂一点功夫,但算不上很厉害,我当时这么想,但是不管怎样,对这位师傅还是心存敬畏的。因为那晚,我明白了什么是“扫堂腿”,还有“花棍”的耍法。记得那个“扫堂腿”,我二哥总是做不完美,师傅就一遍遍教,我也忍不住上前去学,结果,我很快就学会了这一招。好笑的是,到今天我也没用上这一招,只是在前年我儿子五岁的时候,我突生奇想,把这一招教给儿子。儿子红着脸,总是学不会,我只好作罢。不过,“耍花棍”还是让儿子好好惊奇了一把。

    二哥从那天开始起早贪黑操练武功,剑术一招一式看起来很专业,棍术也像模像样,而手上功夫却更是了得,一掌可以击碎多块火砖。在我们那个小山村,二哥一度有了很大的名气,名气来自他的硬功夫,尤其是掌上和手臂上的力气功夫。在二哥独自出远门打工的时候,他才十七岁,不过我们从来没有担心过,也源自他有这身功夫。

    随着家里的人口增多,大哥二哥相继成了家,大厢房一分为二,变成了一个小厢房和一个卧室。再之后,我也到外地工作了,大哥分了家住到自己的新屋里去了,二哥也分了家,不过还在老屋里住。再之后,二哥去世了,二嫂改嫁了,侄女也随二嫂到了新的家。热闹的老屋一下子冷清下来,父母只能守着名副其实的空巢,守着那扇旧窗。最初,父母还时常打开窗户把儿子们张望,但近几年,窗破损得厉害,父母也年迈得打不开这扇窗了。在愧疚中,老屋的那扇窗也成了我的一种特别的怀想。(作者单位湖北省宜昌金东方高中)


相关文章
·老家火坑屋
·扶贫工作队助湖北宜都市潘家湾土家族乡巨变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