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歌
跳舞的手 

                            作者:彭学明 信息来源:中国作家网


舍巴节上跳起摆手舞。  朱峰  摄影

  大喜的日子到了唉,土家山寨好闲热,摆手歌儿唱起来,摆手舞儿跳起来,盘咚盘,哟嗬吔! 
                           ——摘自土家族古歌《摆手歌》 

  这样的时候,正是我们的双手跳舞的时候,几千乃至上万双结满了民谣和音乐的手,都聚拢在摆手堂上,静候着几十杆铳炮鸣响。一面硕大的、足以站上多个人的牛皮鼓,架在摆手堂的中央,鼓手,捆着红腰带,包着蓝丝帕,光着脊梁骨,等待手起槌落。当那个受人爱戴的乡亲宣布摆手开始时,铳响了,鼓响了,几千乃至上万的手,像是千万瓣一夜竞放的花叶,从挨山擦水的峡谷边突兀而来,抵达桃花满树的摆手堂。

  大摆。小摆。  
  单摆。双摆。 
  前摆。后摆。 
  左摆。右摆。 
   摆成一朵花,花就艳艳的开了。 
  摆成一条河,河就汤汤的流了。  
   摆成一座山,山就漫漫的绿了。 
  摆成一片云,云就朗朗的飘了。 
  摆成一只鸟,鸟就叽叽的飞了。

  一个土家寨子甚至几个百个土家寨子的百人、千人乃至万人,都这么围成一个圆圈,摆动双手,蹁跹进退。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简单而原始的舞(唯其简单而原始才显现着一种质朴的光华和艺术生命),也从来没看过这么庞大而壮阔的舞(唯其庞大而壮阔才往往使人激动得流泪),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手,就在一面鼓声的指挥下,浩浩荡荡、朴朴实实的摆跳。前面说过,鼓架在摆手堂的中央,但鼓声都像是来自很远的地方,厚重,坚硬,浑闷,插满了断剑残戟,弥漫着铁蹄和硝烟。山顶和云层,都被鼓声一一掠过。这舞,本就有一场是描写战争的。祖先们为了捍卫自己的家园,用大刀、长矛、木棍、斧锯,左冲右杀,赶走了那些凶恶的敌人。现在,那些故事远走了,而土路与森林所隐伏的情节,却一代讲给一代的传了下来。这些跳舞的手,仿佛刚从战场上归来,把马拴在草地一角,去看望那些在战争中走散或死亡的兄弟。胜利的鼓声,把灾难送越远。  端坐在和平的花园,这些跳舞的手边跳边唱,唱张古佬制天,李古佬制地,依窝阿巴做人,唱先祖们谋求生存的顽强精神。歌声说,我们的祖先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那时候,为了躲避瘟疫,他们扶老携幼,流离迁徙,走过麂子走过的路,攀过猴子攀过的山,跨过螃蟹爬过的沟,踩过鲤鱼跳过的滩,拐棍拄断了99根,草鞋穿烂了99双,饿了吃顿野果,渴了喝口凉水,看到水草肥美的地方,一部分人留下来了,安家;看到林深路平的地方,又一部分人留下来了,安家。就这样,不论山坡界顶、平地河谷,凡是能生存活命的地方,祖先们一拨一拨地留了下来,开荒种地,成家立业。一个个寨子就这样形成了,一个个村庄就这样形成了,我们的就民族这样繁衍壮大,永生不朽了。

  透过摆跳的手,春雷与惊蛰拂了过来,清明与谷雨拂了过来,端午、中秋、重阳和年关拂了过来,这些采篱摆跳的手,时时都握着节日的亲愁,于山坡上远远地打望游子孑然的背影。我们由此想起母亲在黑暗的夜晚挑亮一盏豆灯,给我们缝补衣衫,包裹我们冷冷的日子;想起病中呻吟时,父亲端一碗药来,手在我们的额头,把痛苦抚慰得平平整整;想起我们的恋人正贴着墙根,剪一屋子窗花,贴在我们的心上;想起父亲母亲去世时,是哥哥姐姐的手,吃苦耐劳,把我们年幼的童年送到青壮年的旅程。这舞从劳动中捡来,所以,舞蹈的语汇是劳动的场景,劳动的意义,比如春种秋收,比如打猎捕鱼,比如砍柴推磨等等,都是舞之美丽与灵魂。那些走动的牛羊,疯长的庄稼,跳跃的鱼虾,野生的植物,都是舞蹈的语言之一,并且质地优良,长势良好。此刻,这些跳舞的手里,正握着一把把种子,从这到那的撒下去,倾刻间,庄稼顺着掌纹生长而来,菁荣茂盛。稻子抽穗。油菜开花。麦子转黄。豌豆结荚。还有果园,一派丰硕。母亲提着一篓子饭,走向向阳的坡地,那里,野花环抱的深处,父亲青筋突露的手,正在麦地里劳作。风在舞蹈。麦子在长。父亲打着口哨,抹汗歌唱。

  那些花朵是从这些手里开出来的,花朵的明艳在手里摇晃。 
  那些清水是从这些手里流出来的,水的清越在手里滴淌。    
 
 那些炊烟是从这些手里升起的,炊烟的饭香在手里滑翔。

  无论怎样的物质与粮食,都是手紧贴着泥土的胸脯创造的,其实,手本身就是一方肥沃的泥土,千辛万苦地养育我们及子孙。

  一群拖儿带女的牛羊,正站在坡上、草地和河边,感动地凝望这些跳舞的手。它们知道,是这些跳舞的手,牵着它们走上走下,给它们饭,给它们家,把它们养得膘肥体壮。它们知道这跳舞的手如何在风里雨里和狗日的伏天守护它们可能被盗可能失去的生命,知道这些手如何半夜起床为它们添草加料、打紧拦栅。当这些手温情地抚摸它们的躯体梳理它们的鬃毛时,它们感到了人间的友爱与温馨,尽管它们知道某一天会在这些手下突然消亡,它们也很知足。因为它们得到了这些手和手上的阳光。因此这们也怀了一种温和的敬意,忠实地为这些手昂首歌唱或撒蹄鼓掌。

  它们是这些手的朋友,它们应该是忠实的观众,它们应该为这些手感动得落泪。 

  这的确是令人感动落泪的手啦!这些手,从一生下来,就学习劳动与生活,并在劳动与生活中不断创造、愈发不朽。是这些手创造了家园又保卫了家园、创造了后代又保卫了后代,是这些手在我们最艰难困苦时铺成路搭成桥,让我们走往了幸福与美满。那些通往家园与幸福的路,与其说是脚踩出来的,不如说是手开出来的。手创造了人类,也创造了历史,创造了我们所需要的一切。这些手,布满了江河溪流,莽莽群山。这些手长满了智慧和思想。这些手是物理的,也化学的。这些手是肉质的,也是铁打的。这些手是现实的,也是历史的。整个人类与世界都在这些手里生长、繁衍、变化、发展和进步。这些手,不会以人血染红顶子,不会别有用心地拍达官贵人的马屁,不会打砸偷抢、损公肥私,不会勾心斗角、追名逐利。它们只会匡扶正义,剪除邪恶,只会捧出一颗亮得让人羞愧感动的心呈给世人。什么秦始皇挥师灭掉六国的手、武则天登基谋杀亲子的手,尽管能遮天蔽日、呼风唤雨,却在这些跳舞的手比试映照下,败下阵来,微不足道。那些肮脏得不能再肮脏的手,与这些手相比时,纯粹是对这些手的污辱。即便那些受人爱戴代代传颂的我们领袖的手,也因此显得无比的朴素和平易。领袖的手本就是劳动的手,血肉与这些跳舞的手生死相依,命运与这些跳舞的手紧密相连。当他们耕耘播种时,是这些跳舞的手给了他们天空与土地;当他们指点江山翻卷史书时,是这些跳舞的手在创造江山、书写历史。这些跳舞的手,曾用独轮车推出中国革命的衣食住行,用枪杆子打出中国革命的和平宁静,端一碗血汗融成的水啦,手,清洗和医治着我们民族的伤口。

  那么,爹、娘、哥、姐,当你们跳完我们民族的这种名叫“摆手舞”的舞蹈而走下摆手堂时,请让我摸一摸你们那浸满乡音拂动乡愁且伟大永生的手。
 


相关文章
·湘西州召开文学界代表座谈会研讨作家彭学明新作《娘》
·土家族作家彭学明长篇散文《娘》出版发行
·读彭学明长篇散文《娘》
·彭学明 倾情写就献给母亲的祭文《娘》
·秋收散板
·彭学明
·彭学明
·彭学明 带着民族感情和乡土情结边走边唱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