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二嘎公走人户(七)
             作者:罗福东(坏坏哥) 刘波(鬼火)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二嘎公那些搞头都各把团转人搞伤了,都晓得他小迷日眼的,还夹壳的很,千方百计多逮别个滴东西,无论在那去走人户别个都不当雄他。团转四邻请他帮忙都不愿意请了,都嘘他那些搞头。搞得不好请帮一天忙还倒搭一陀,多滴都去了。
 
    后来,二嘎公觉得搞别个滴有点不好搞了,就架势打起国人幺兄弟媳妇姚凤兰屋的主意,想千方百计地去讨好姚凤兰,几十年的兄弟交情,姚凤兰对二嘎公那些搞头了如指掌,根本就不吃他那套。 
  
    有一次二嘎公听说姚凤兰女婿也就是陈波二从广东打工回来哒,刚好那天陈波二在姚凤兰屋里耍,二嘎公中午就跑下去假装看哈国人侄女婿,将就顺便也逮点好吃滴。陈波二那次回来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正在姚凤兰屋里抱起玩游戏,二嘎公下去看到了,就说:“日骂现在笔记本电脑都过时哒,我屋里大滴个细娃你高二哥各是用的iPad呢,晓得不?那个东西上网玩游戏才猫劲。”陈波二听了勒话有些气,但又是他二亲爷,就各没说么子。姚凤兰是一个标准的大老粗,也就不晓得iPad是么子,就问二嘎公iPad是么子东西。二嘎公回答说:“iPad就是逛板板电脑。”姚凤兰没当听清楚,默到二嘎公说她是逛板板,气老火哒,从猪芍锅头舀起一瓢开翻翻滴潲水就给二嘎公淋起去,还妈批娘批嘿起决了一顿。后来听说二嘎公手膀子上烫脱好大一块皮。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自从勒回过后二嘎公晓得国人幺兄弟媳妇也不是么好惹的,再也不敢惹了,更别说打么子主义。
 
    一直以来,团转四邻除了只看见二嘎公老两口和两个孙娃以外,都没有见到过二嘎公屋里的其他人。其实,二嘎公有三个细娃,大的是个儿子,小的两个是姑娘。大儿子叫刘高娃,毕业于湖北荆州师范生物工程系,在当年非常贫困的活龙坪人眼中来说,算是所高等大学,二嘎公只要跟人摆龙门阵就吹他大细娃是浪么浪么的猫劲,其实山有多高水有多深团转人都晓得。
 
    刘高娃读大学时找了个女朋友,听说是武汉的,叫陈姿英,当时陈姿英想,如果以后要嫁到恩施咸丰活龙坪这个湖北人称为“中国西伯利亚”的穷地方搞不得,刘高娃就编了些故事哄陈姿英,说他老家住在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被一片绿绿的果园包围着,睡在床上都可以听葡萄,有一年春节骗回去过,当时二嘎公和二嘎婆缝人就夸他们儿媳妇能干。
 
    后来也不晓得是么子原因,陈姿英从刘高娃屋里回去后就同刘高娃分手哒。
 
    男儿有志在四方,不可能在一颗树上吊死,刘高娃就在武汉一所高中教生物,又找了个当地的姑娘结婚做右客,姓徐,还生了两个细娃(双胞胎)。生细娃那年春节,二嘎公拖着一家老老小小,老起杨杩挑起扁担直奔武汉而去,春节回来后二嘎公更是把牛都吹上了天,说他细娃刘高娃在一所高级中学当教授,马上又要去考研究生哒,反正勒七那八滴都是说他细娃猫的很。俗话说:“叫滴老娃没得肉,”团转人听了都更不当雄他。后来村里有点文化的谭中胜给大家说,教授是大学才有,中学哪有么子教授咯,搞的村里人笑了好几年。
 
    生细娃的第二年,刘高娃两口子不晓得啷个就各打脱离哒,因为一个人即要上班又要经管细娃,有些忙不过来,就只好把两个细娃送回活龙坪老家,让二嘎公和二嘎婆带。从刘高娃打脱离后,二嘎公和二嘎婆就低调了许多,再不猛吹各人幺儿是如何如何地能干了,但那还烂脾气还是没改,正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 
  
    到2004年时,刘高娃觉得细娃在懂事了,也是需要大人教育关键时期,就回活龙坪把细娃接回武汉各人抚养教育。二嘎公的大姑娘中专读书毕业后外嫁南昌,幺姑娘盼皮考上了西安一所医学院。
 
    因为二嘎公和二嘎婆后来跟团转四邻都不当搞不来,几个细娃多年都没回过活龙坪老家。他们不是不想回老家,也不是不想回去望两个老年人,而是因为各人两个老年人的烂脾气得罪了团转四邻滴,一回老家团转人都不找他们搭白,另眼相看,所以觉得回老家没得意思,其实“落红不是无情物,化着春泥更护花!”活龙坪老家虽穷,但那里的山山水水养育着他们长大,何尝不想回家啊!二嘎公的搞头,让后代的几个儿女都一直怀着矛盾的心情,儿女们有苦无法述说。
 
    二嘎公不仅同大人搞不来,同那些细娃也搞不来,有一次去海龙坪那边刘家(他隔房哥哥屋接儿媳妇)走人户,路过东乡溪中寨子时,有几个细娃在坡坡上望牛看到他了,就悄悄的躲在树笼笼头喊:“刘老芥,吃把二…”接连喊了好几遍,二嘎公拿起岩头准备定那些细娃时呢,那些细娃就各悄悄梭起跑了,没定到,心里硬是不爽的很,又老起杵路棍去擂那些细娃,也没擂到。搞得他那天气得两同眼睛都发绿,以至于到海龙坪他哥哥屋里就一天在摆那个事情,说那些细娃应是没教育好,从礼房给礼桌上那些人架势讲,再到火坑屋里和乡帮弟兄讲,后来竟然跑到厨房和那些帮忙煮饭滴右客讲,大家都各听伤倒哒。都在议论说勒同批老汉以前还教过书了滴,啷个还跟细娃家比见识咯,应是小气得很。
 
    二嘎公60岁以前确实是村里的教师,教书时和刘毛娃老汉是同事,刘毛娃老汉要小二嘎公一辈,就把二嘎公叫二叔。
 
    第二天二嘎公走人户吃完中饭回来路过中寨子时在刘毛娃屋喝了杯粘熬茶,二嘎公就同刘毛娃老汉说起了被细娃决的事,硬说是刘毛娃在坡坡喊他吃把二,刘毛娃老汉说:“那不是的,毛娃昨天早上打早就各跟到起去走人户了滴,还是过去吃的早饭,那天屋里的牛都关起没望。”
 
    二嘎公死都不相信,直到现在都还怀疑当时是刘毛娃喊的他吃把二,按辈份来说刘毛娃要给二嘎公喊二公,啷么说都不该无老无少滴喊他二公吃把二。以至于到现在,刘毛娃都个二十几岁了,勒事情过去十几年了,二嘎公还时不时当到别人说刘毛娃勒细娃要不得。
 
    二嘎二还有一个爱好,雄下象棋,平时在家没得事就同他幺兄弟搞到半夜阵,他幺兄弟搞不赢雄悔棋,就是前面走错的不算数,重新回到上一步再来,所以二嘎公就不当雄,觉得不过瘾,后来就经常跑到街上去找对手下,所以每到缝场天二嘎公都是打早起来吃过早早饭了去赶场,天黑到打麻子眼哒才回来,甚至整天在街上下棋没回过屋都搞过。
 
    因为雄下棋和走人户,屋头的活路就丢给二嘎婆一个人搞。二嘎婆一个人实在是搞不过来,后来把屋头那同大水牯都卖哒,牛都懒喂的,各人要翻土翻田时就找别人借牛用,时间久哒人也变得越来越懒,连包谷都不种,稻谷草也不收,借别个的牛连草都没得喂,后来甚至叫别个把牛喂饱哒早上才去牵,这样一回两回的还好说,多回了别个都不理他,那怕牛关在屋头光鸡巴耍都扯慌各人翻土要用。
 
    近几年二嘎公越来越老,以前雄走人户的那股劲头再也找不回来,即使去团转帮忙都要挨到大中午的才去,还要主人家安排坐礼房,活路即轻松又显得有面子和地位。
 
    受二嘎公的影响,二嘎婆也不爱搞活路了。以前还喂个把年猪,因为没种好多洋芋包谷等粮食,也没种田,因为就是点潲水,所幸年猪儿也不喂哒,想吃肉就到活龙坪赶场称几斤回来。
 
    喊二嘎公唱孝歌的人也越来越少,走人户三年九月碰不到一回,即便有点退休工资但还要送幺姑娘读书,二嘎公的收入大不如从前,就学着村里人种顶脑壳烟,每缝二四八活龙坪赶场日便挑去前往销售,二嘎婆则天天在家里守着黑鼎罐。
 
   “夕阳无限好,只是进黄昏,”每次放活路回家,二嘎公就坐在阶沿口上抽着他亲手种出来的顶脑壳烟,二嘎婆站在二嘎公身边,习惯性的两手叉在腰间,只是少了些吆喝,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屋对门的大山,像是在想念她的孙娃又像似在想念她的三个细娃,
 
    二嘎婆勒一身跟到二嘎公也就吃了好多冤枉亏,受了大把冤枉气,一脸失落和茫然。只有二嘎公,好像无所事事没得任何感概,慢吞吞地吐着烟圈。随着夕阳西下天打麻子眼,当门沟沟头克麻叫起来时,二嘎公才把顶脑壳烟灰磕在阶沿石上结束了他一天的活路。
 
    多少个夜晚,门外头的狗叫声连连响起,二嘎婆每次都以为是刘高娃他们几爷子回来哒,便开门去望,原来只是老起火把过路的人,心里不禁一把酸泪,每逢勒个时候二嘎公也会从窗子孔孔朝外望一眼,然后继续望着火坑喝他的顶脑壳叶子烟。(完)

相关文章
·潘洪厚老师留守孩子们的好“家长”
·秦老伍的发财梦
·干亲家喝酒
·湖北日报 土家鬼火三人组用QQ表情传播民族文化
·武陵深山小镇活龙周癫子和陈二郎的故事
·野茶村涂长青结婚 看土家风俗拦门
·“土家鬼火三人组”彰显土家风情的QQ动画
·张蟒子搞生意(十)
·张蟒子搞生意(九)
·张蟒子搞生意(八)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