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土家坏坏哥罗福东春节回家记(一)
                         作者:罗福东 刘波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作者题记:本故事以2010年春节假期,罗福东(坏坏哥)和好友刘波(鬼火)从深圳坐火车回咸丰过年在途中摆龙门阵为依据而编写,以故事的形式记实大多数在外打工游子回家过年的兴奋心情,体现农村生活的辛酸,纯属搞笑取乐大伙开心所用,谢谢大家滴支持。
   
    腊月28勒天早上,罗福东从深圳坐火车到了黔江,眼看马上就要到活龙坪了,心里爽得很,哪怕他之前没有买到座票,在火车上站起回来滴,他都不觉得累,提起两同帮死烂重的包包就去搭班车。 

    中午11点多,他到了活龙坪街上了,刚一下车,他右客就背同西兰背走过来,还有他细娃跟在后头,他细娃见他一下车,就惩过来,一脚蹬在稀泥巴塘塘头,稀泥巴齐势标也不在意,就大声喊:“爸爸,爸爸,你给我带粑粑回来没?”罗福东当然高兴得不得了,就回答说:“带得有好多哦,幺儿,等哈给你拿哈”,他右客见到两爷子这么高兴,脸巴都红了,就在后头假装绝了细娃两句:“勒该背时猴子儿,你慢点不行啊”,他右客接过罗福东手头的包包后,一家三口就走到活龙超市门口跟前,罗福东先打开包包给细娃取了一包快餐面递在他手里,细娃两爪撕开就架势吃了起来。

    勒时候罗福东才感觉有点累,已经在火车上站了26个小时,为了不让右客心疼,他也就没说气这场事情。一屁股坐在超市的阶檐口上,边和右客说话边裹顶老壳喝了起来。罗福东一年没有回家了,虽然平时在电话里和右客说长说短,但是正真久别再相聚的时候,心里除了高兴,也很紧张,就问右客今年苞谷怎么样,猪儿喂得怎么样,山林头有不有人偷柴等等话题;右客一边把罗福东的包包装在背篼头,一边不紧不慢的回答说:“今年收了2000斤包谷,30几挑谷子,打谷子那能,喂了两同肥猪,还有个母猪,明年2月间就要下崽了,不愁肥料钱和细娃读书滴学费,山林头嘛,平时都有他嘎公一哈去看哈,没得人乱砍那些树子”,罗福东细娃也不时在旁边问:“爸爸,广东好耍不?”“爸爸,我今年又考了90几分呢”。罗福东一脸笑容,时不时的把烟灰往阶檐口上磕。

    休息了一哈哈,三口就去街上赶场,罗福东牵起幺儿一路走,一路东瞧瞧西看看,盘算着要买些么子过年货。他细娃也边走边唱着学校老师教的歌:“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滴花朵真鲜艳…”,罗福东此刻的心情多么爽啊,说不出滴爽。

    几个回合,罗福东买了两幅对联,一个鸡公,两条鱼,几百个火炮,给亲爷打了两斤包谷酒,还买了些过年吃的蛋木啦叉滴。勒时候就各到下午3点多了,街上的都要散场了,才和右客与细娃走出活龙街上,向通往野茶村的机耕路上走去。

    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屋里,他家在野茶村牛辣沟,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团转上的邻居听说罗福东回来了,都跑过来看,罗福东一边和乡亲们打招呼,一边给他们装烟,她右客也热情,端了一盘落花生出来招待大家。牛辣沟的很多人,也没出过远门,邻居们就和罗福东摆起龙门阵来,他们总是问到城市里的生活,比如城里吃滴么子,每天搞活路搞些么子,罗福东都一一回答;有两个日股卵谈情的年轻人还问起城里的姑娘是不是都穿超短裙和吊带,罗福东见右客在边上,又不好怎么回答,就随便敷衍了两句。

    邻居们坐了个把小时天就黑了,都回去了。罗福东这才觉得又冷又饿,好在右客在灶屋里架势煮夜饭了,他捡了个竹块块把皮鞋上的稀泥巴刮了又刮,就到山头上花了几块格兜抱回来放进火坑头烧火,火烧得亮堂堂滴,勒时候他才看见楼振上吊的腊肉,确实,今年他右客喂滴猪儿应是肥,那些腊肉应是有四指宽的标。正当他在看着腊肉陶醉的时候,右客已经把锅儿端过来了,专门为罗福东接风炖滴陀托肉,还炒得有洋芋片和猪肠子炒酸萝卜丝丝,一家三口边烤火边吃饭。此刻,大家心里都不亦乐乎。 
  
    吃完夜饭,刚一放下碗,细娃又闹着要吃罗福东带回来的巧克力,一边还往罗福东克膝老上爬,还差点得一扑爬。罗福东右客晓得,这细娃勒歇是瞌睡来了故意闹,就说:“才放碗啦,招呼我拿兰竹条子来哈,”罗福东见状,说:“幺儿,勒歇不吃哒要不?明天早上我们在嘎嘎屋里去耍,要不?”。细娃这才再没有闹,趴在罗福东身上慢慢睡着了。这时候他右客才从鼎罐头倒了一盆水,把细娃脚洗好后抱起放在铺头去睡了。

    此刻罗福东也感觉略有困意,连忙裹起一杆顶老壳,拿出打火机,“啪,啪……”连续打了上十次也不燃,他一下就从窗子孔孔头把打火机甩在坝子头去了,然后才从火坑头夹了颗火石点上,巴拉巴拉的喝了起来,右客把细娃安顿好后从房屋里出来,说:“明天你真的要到他嘎嘎屋里去是不?看到起各要过年了哇,正月初一又要过去啦”罗福东在火钳把把上瞌了瞌烟灰,说:“这嘛,各是各滴撒,我平时在外头,亲爷他们也给屋里帮了不少滴忙,我回来给他们两个老带了点东西,明天给他们拿过去,也好让两个老好好过年嘛”,又客见她说得有理,就说:“那你明天和细娃去咯,我要在屋里推豆腐和绿豆粉,我是去不成哦”。罗福东坐着坐着就趴椅子上了,没过好哈哈,就扯起噗鼾来,他这几天实在太累了。又客见状,大声说:“你把脚洗了在铺头去睡咯,背时仙人,又不是没得洗脚水…”。

    把脚洗完,都各10点多了,牛辣沟的夜晚,非常安静,只偶尔传来远处的狗叫声。突然从喧闹的都市到这么寂静的环境,罗福东这个晚上睡的特别好。

    似乎转眼天就亮了,腊月29这天天气特别好,东边的山上出了太阳,村里偶尔传来几声鸡公叫,虽然罗福东还想赖床,但是还是打早就起来了,因为在农村如果起来晚了,别人就会说你好吃懒做滴。起床后,他发现右客已经把猪潲都各砍好了,勒歇正在煮早饭,勒时罗福东右客对他说:“今天要去打挑米回来,不是正月间不够吃哦,你看是勒歇去嘛还是下午回来了去哦,”罗福东一想,明天就过年了,肯定下午打米的人多得很,我还在打早去好些,于是他回答说:“那勒歇去嘛,早搞早放活路…”,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堂屋里去找箩篼撮谷子。

    撮好谷子,他就闪嘎闪嘎滴挑起出门了,往村里的木苏岩走去,木苏岩那里有一个村里私人开的加工厂,平时村民们都在那里打米,打包谷面之类。

    过了个把小时过后,在加工厂把米打好了,罗福东感觉也有些饿了,就赶忙挑起往回走;好久没有这么下力了,他才觉得挑这百把斤谷子还有点奈不和,挑了几步,都出了汗水,不行,得坐下来歇气。刚坐在扁担上,对门二嫂突然走过来,说起这二嫂,30岁上下,长得很乖,身材也很好,平时爱开荤段子玩笑,人缘也很不错,牛辣沟的男人都喜欢她。二嫂见是罗福东,就说:“毛二(村里给罗福东喊的外号),在外头发财哒嘛,回来都不给二嫂带点东西,哪怕摇裤儿也给我买条撒”,罗福东呵呵直笑,也不说什么,因为他怕又客晓得了又不得了了,二嫂见他不说话,又说:“毛二,都各要拢屋里哒,还歇气搞么子哦,”罗福东这才说话,说:“唉,挑不起啊,二嫂你到哪去哦?”,二嫂说:“我得根千担打落在坡上了,去找回来”,二嫂说完就笑了起来,罗福东此刻忍不住了,说:“哎哟,日骂二嫂就是雄那根千担,把我这根千担给你咯?”二嫂回答说:“你又在烂山百调滴,我给你右客讲哦”。这二嫂,平时嘴巴也有点长,有时候开玩笑的话也随便乱讲,男人们又喜欢她又怕她。勒时候,罗福东还真黑到了,赶忙回答说:“那搞不得哦,二嫂,你真滴说不的哦,我下回给你买双乖鞋子撒”,二嫂此刻又笑着说:“勒嘛,还作数,你惹我试哈嘛”。罗福东松了口气,继续挑起米往回走。
 
    一家人把早饭吃归一已经是大太阳昂昂滴哒,罗福东站在堂屋门口喝起了顶老壳。对门的山上还弥漫着一些白色的雾罩混杂着坡上农民握灰的烟子,似乎还可以看到当门田坎上被太阳照射后蒸发出的汽水,当门的路上传来叮叮当当响起的牛帮铃声音;想起自己在深圳和东莞每天朝九晚六的活路与生活,这种久违的乡土味儿让罗福东心情格外滴好。人生呀,有时候往往就是这样子,身在农村老向望着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可在压抑的城市里却盼望着淳朴的乡土味和希望自己的一片净土。怪不得很多房地产广告老打着什么“原生态花园”、什么“风情园”云云,此刻,罗福东的心思里又多了一份思索…

    “两爷子早点过去撒,耍哈了快点回来把鸡公和鱼杀了,挨到明天再来搞这些活路朗该行哦,明天还要冲粑粑朗该搞得赢嘛” ,右客朝着正在发呆的罗福东大声说。

    罗福东这才进屋里,找出花篮背装上给亲爷亲娘两个老带的东西。罗福东这次专门给大家都买了一双Nike(耐克)保温鞋,当然他亲爷和亲娘也有一份,还特别给亲爷买了一件“七匹狼”的大衣,除此之外还给他亲爷买了几包广东的“五叶神”烟和给亲娘买的些杂糖巧克力之类的。勒时候,细娃在外头等不急 了,“爸爸,快点撒,等哈又各晌午阵了呢”,细娃边喊边跑进来看见罗福东在装鞋子,吵着今天就要穿新鞋儿。罗福东七哄八哄说:“正月间在嘎嘎屋里再穿撒,今天路上稀的很,到处都是稀泥巴汤汤,今天穿出去要打沃”,细娃应是不依,双脚直跳,还差点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罗福东这才拿出一块钱递给细娃说:“幺儿,要听话撒,今天先给你搞块钱,明天还要给你搞,新鞋儿就正月间穿要不?”细娃这才止住脾气。装好了一背篼东西,罗福东国人也穿上西服,在镜子面前把头发梳得顺溜溜滴,又打了一点摩丝。然后他找了一把烂牙刷,挤出一节“鸡公牌”皮鞋油,把皮鞋擦得亮晃晃滴。一切都准备好了,这才牵起细娃出门;他右客还特别交盼说要早点回来,还说路上要找根棒棒拿起,当门秦家屋里那背时狗恶得很,见人就咬。

    罗福东亲爷就住在村里一个叫马鹿池的地方,离罗福东屋里也就一个小时不到的路程,那里人口密集,是个大寨子,很热闹。他亲爷有三个儿女,罗福东大舅老前几年去矛坝上门了,幺舅老一年到头都在外头打工,今年也各没回来,所以亲爷屋里就他亲爷和亲娘两个老在家,好在两个老身体都还硬肘,活路也做得,在加上两个小下滴每年也给两个老几千万把块钱,平时还给些散用钱,所以日子也还过得不错。

    话说罗福东亲爷这个人,在村里古怪脾气是出了名滴,又喜欢喝酒。他亲爷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大队集体保管室的队长,在那个搞集体的年代,他还有点文化,管人也很严格,或许是文革的后遗症和时代的原因,造成了他这个人脾气上的古怪和偏激。或许是当年那股劲还没有完全消失,直到现在,平时都喜欢故意斤斤计较喜欢扯皮拉筋,喝酒后酒话又滔滔不绝。好在平时人还很热情,村民请帮忙做活路,他从来不推脱,所以村民们对他这个人是又雄又不当雄。记得在前年,打发他侄姑娘的时候,男方给几个叔叔伯伯都派了一根猪脚杆,他亲爷把给国人的那根一称,好像比其他几个弟兄的少了二两,当时就发脾气了,应是去找接亲的讲道理,说:“都是那细娃的亲爷,朗该我滴应是少哒二两啊,是不是看我老哒眼睛花哦”。其实罗福东也不当雄他亲爷的这些脾气,但是一想起自己常年在外头,平时屋里操秧滑挑牛屎粪收谷子等等下力的活路都是亲爷来帮忙,所以罗福东也不好说么子。

    没要好哈哈,两爷子就各到他亲爷当门的田坎上了,细娃见嘎公屋里在粗烟子,连忙就喊:“嘎公,嘎婆,我爸爸回来了”,这一喊,他亲爷屋里滴狗就汪汪直叫跑了出来,这狗认人,所以只是叫着也不会咬人;随后,罗福东亲娘提同潲桶从猪圈巷巷头走出来,一见是这两爷子,就支到狗决:“背时瘟,认不到是不,咬么子咬”,勒条狗摇摇尾巴,就从坝子头跑了下来舔着罗福东的裤子。“毛二,昨天拢屋里黑没黑哦?”他亲娘笑着说,“那还没有,亲娘在做么?”,“我才喂猪哦,快点进火坑屋里烤火”,亲娘边接背篼边回答到。(待续)

相关文章
·潘洪厚老师留守孩子们的好“家长”
·秦老伍的发财梦
·干亲家喝酒
·湖北日报 土家鬼火三人组用QQ表情传播民族文化
·武陵深山小镇活龙周癫子和陈二郎的故事
·野茶村涂长青结婚 看土家风俗拦门
·“土家鬼火三人组”彰显土家风情的QQ动画
·张蟒子搞生意(十)
·张蟒子搞生意(九)
·张蟒子搞生意(八)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