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土家坏坏哥罗福东春节回家记(二)
                        作者:罗福东 刘波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这段时间,他亲爷屋里洋芋也各栽得差不多了,所以他亲爷这几天也没有什么活路,每天在家里帮忙准备过年的之外就是坐在火坑屋里看电视,罗福东两爷子进屋后分别打了招呼,亲爷端了一缸缸熬茶过来递给罗福东,然后就和罗福东摆起了龙门阵来。“亲爷,身体还好撒,勒两天在忙些么子”,亲爷回答道:“我啊,勒两天嘛,屋里也各没得么子活路哒,每天就是烤火看哈电视,唉,现在滴电视光是新闻和广告,我应是点都不雄,晓得是放滴些么子麻批壳”,罗福东呵呵笑了两声,也不说话,他心里晓得,亲爷这个人,一辈子最远也就去过大路坝和二仙岩这两个地方,连咸丰城里都没去过,所以对于电视上那些诺基亚啊麦当劳啊蒙牛啊那些广告,他当然不晓得是些么子东西。此刻罗福东除了感觉好笑,心里也略有一丝沉重的情绪。

    还没坐好岗岗,差不多就到晌午阵了,马鹿池的寨子上都粗起了烟子。还隐隐约约从坎底下传来花柴的声音。“毛二两爷子是发雄吃汤粑满还是吃绿豆粉哦?”,这时候,他亲娘在灶屋里问,“绿豆粉,绿豆粉”,罗福东细娃大声喊道。本来这两样东西罗福东都不雄,既然亲娘这样问,他晓得亲娘是各没打算煮饭,可又不好朗该说得,就面无表情的回答说:“那亲娘就煮绿豆粉咯,也撇脱些。”

    勒时候,他亲爷喝完了一杆烟,把手头的烟杆往高板凳上一放,又喝了两口熬茶,就又对罗福东说:“今年收入朗么过嘛?”此刻罗福东心里明白亲爷那些花架子,意思是问这次回来给国人带了么子没得,他就回答说:“今年还要得,亲爷我给你带了一件大衣,还给你和亲娘买了双保温鞋,你穿哈看哈合适不。”罗福东边说边就把背篼端过来,从里面把东西一一拿出来放在高板凳上;他亲爷也就凑过来看,罗福东拿起鞋子对亲爷说:“这个是耐克滴,亲爷看哈好看不?”,他亲爷一哈没听清楚,大声说:“么子?癞克宝好看不啊?”。这一说,他亲娘也听到了,拿同锅铲从灶屋里走进来问:“哪里有同癞克宝哦?”罗福东哭笑不得,于是指着鞋子上的耐克标志说:“不是癞克宝,我是说勒个鞋子的牌子叫耐克,是名牌呢”,他亲爷看了两眼,说:“日嘛勒明显是个月亮嘞,倒起滴,还画得瘪头三怪滴,呛同大勾”。他亲娘在旁边呵嘞呵嘞滴齐势笑着问:“这好多钱一双哦?”,“两百多”,罗福东回答说,这一回答,把她亲娘各黑老火哒,赶忙就止住了笑,说:“各搞拐哒也,你有勒些钱嘛,给我们多买几双解放鞋和桶桶鞋咯,我们又不是行式人,这个我们穿起做活路朗改得行哦,穿起赶场嘛,还怕打沃哒可惜哦,”这一说,罗福东无言以对,好在他亲爷还没说么子,于是又说:“这个穿起热豁得很,又不起汽水。说完,他又拿起给亲爷买滴那一件“七匹狼”大衣说:“亲爷穿哈勒件衣服看哈嘛”,他亲爷接过衣服,翻来覆去的看,看到了背上印滴“七匹狼”标志,说:“勒个狼狗嘛,都还画得呛,还在飞跑哇,呛去咬野猪滴,就是怕我穿起钻刺笼笼也怕各不得行哦。”罗福东回答说:“亲爷赶场和走人户穿撒”。“唉,我难得看你们这些背时枪壳,我还是穿我滴那双烂灯草尼棉鞋还热豁些”。他亲娘哎呀连天滴边说边又走到灶屋里去煮绿豆粉去了。

    没过好哈,他亲娘就端绿豆粉过来了,给罗福东嘿实舀了一大碗。放在桌子上说:“你试哈,看差盐不”,罗福东没有回答,两眼望着这碗绿豆粉,油还是放得多,就是有点黑区吗孔滴,上头舀得有一瓢瓢酸萝卜丝丝和几颗肉。勒时候罗福东就默:亲娘屋里今年杀了两同猪,肉都舍不得多放几丝,好狗夹哦;可是他只能心里想想,光想也没得用,他端起来,几口就逮了。

    晌午饭吃过路,地上也被太阳晒得干阔阔滴哒,坝子头的稀泥巴塘塘都没得了,他亲爷朝外头看了看,说:“两爷子就在滴耍咯,我去后头林林头把上前天砍滴几根从木老回来”。罗福东晓得,亲爷就是想要他帮忙去老,此时他心里很不好过,心里默,日骂就是专门砍起想等我回来了帮忙老,卵形…,不过他也没办法,若是不去,以后春来操杨滑还要亲爷帮忙,那朗该搞啊?于是就说随声回答:“亲爷砍了好多哦,我去帮忙咯”,这一说,他亲爷就笑了,说“多都不多哦,我是想快点老回来,不是怕被别个给我老起走了就划不来哦”。说完,罗福东老起杨马就跟到亲爷进山林头去了。这个下午,来来回回老了好几回,把罗福东老得汗水直流,应各是搞老火哒,恨不得把杨马都甩在坡底下去。一直到太阳落山打麻子眼了才把那些柴老回来完。勒时候罗福东有点气,跑到火坑屋里拿起背篼就喊细娃,说:“幺儿,我们回去得了也,等哈各看不到了哦,”他亲娘勒时候在灶当门打鞋底,一听到说两爷子各要回去,就过来假装说:“黑都各黑哒,弄夜饭吃了走撒,等哈叫你亲爷搞沙木皮捆个火把”。“不,亲娘,我还要回去杀鸡,屋里还有些活路,不是明天又搞不赢”,罗福东一边回答一边把背篼往肩膀上亦挂,牵起细娃就往当门路上走去。
 
    罗福东和幺儿回到屋里,应各黑尽了。他右客正在灶屋里滤豆腐,看见两爷子勒歇才回来,就说:“日骂滴晓得朗改勒么皮啊,你那同鸡公还杀不杀咯,应是么子都在晚上照起亮来搞好些是不咯”,罗福东回答道:“还不是你后家要柴烧火,我去帮忙老柴去哒”,右客这才再没住声了,连忙把早就煮好的夜饭端在桌子上来。
 
    电筒打起就往后檐沟鸡圈跟前走去,还没走拢电筒就各不亮了,“勒该批烂枪壳”,他自言自语的边说边把电筒又拍了两下,可还是不亮。没法,他又只好从房屋里把煤油亮端出来点起去后檐沟捉鸡公。搞到半夜阵才把鸡公和鱼杀完,虽然很累,但是想到明天就要过年了,他还是高兴得不得了,睡在床上喝完一杆顶老壳后,他渐渐进入梦乡了。

    过年这天,一家人都忙了起来,罗福东打早起来去水井头挑了几挑水,然后打扫了下屋里的阳尘,又打了几贴敬菩萨用的板子钱;他右客又是蒸糯米又是煮猪脑壳什么的,细娃也没闲着,不断的往灶当门抱柴过来,上午他花了几块格兜,后来又冲粑粑和敬土地菩萨;吃完团年饭又去坡上上坟。这一天整个村里到处火炮炸得噼里啪啦响,坡上到处都是火炮烟子,还弥漫着烧纸的味儿。土家人过年,都是这样热闹,罗福东这天心情无比开心。

    正月初几里,应该是放松的时候了,罗福东一家分别去亲爷和大舅老屋里拜了年,回来后家里也陆陆续续的不断有拜年客来走人户,罗福东陪亲戚朋友斗了几夜的地主,把之前的深圳和东莞工作的压力完全排解了。

    这一趟过路,已经到正月初七了,俗话说:“拜年拜到初七八,粑粑豆腐都没得一踏”,人户走得差不多了,家里的最后一个客人罗福东的二姑爷也在初七早上吃完早饭回去了。客走主安落,眼看马上又要背井离乡去东莞,罗福东的心情在短暂的喜悦过后又一次开始沉重起来。自己马上又要去东莞了,屋里的洋芋也还没栽完,连土都没有翻完,春来又是买谷种操秧滑栽包谷等等,右客和细娃两人在屋里不晓得朗该搞哦,光靠亲爷也不行,他国人也有十几亩田土……,此时罗福东坐在火坑当门边喝顶老壳边在默,连手头的烟各熄了也都各不晓得。

    勒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亲爷打来的,“搞么子?亲爷”,“毛二,今天来帮我改哈料要不,我想正月间还来搞间猪圈,你亲娘说今年猪儿价钱还可以,想多喂几个,不是开春了去买猪儿没得地方关”,罗福东勒时候本来就烦,一听亲爷勒么一说,就说:“那我今天不得空哦,过两天又各要下去了,厂头主管在催我,我今天要去八家台我大姑爷屋里去走哈人户”罗福东扯了个谎回答说,好在他右客勒歇已经在坡上去扯萝卜去了,细娃也到外头去耍去了,要不他右客在旁边他还真不敢扯这个谎,“那你看哪天有空了来帮我改哈咯”,他亲爷在电话那头回答说,“那要的”,罗福东敷衍着回答过去。刚一挂电话,罗福东把手头没喝完的半截顶老壳定到火坑里,一个人气哄哄的说:“日骂改JB个料,喂那么多猪,肉都舍不得搞来吃”。“拐哒,毛二,你嫩该说你亲爷应各是要不得呢,”一听这声音是坎底下邻居潘勇子,罗福东赶忙回答说:“你妈了批是么子时候梭起上来滴,日骂搞得悄悄咪咪滴”,潘勇子笑嘻嘻滴说:“我来看哈你是朗个在绝你亲爷”。罗福东勒时候赶忙把潘勇子请进来坐,又从房屋里拿出一包从广东带回来的“五叶神”给他。本来潘勇子是来喊罗福东下去斗地主的,无意就碰到罗福东在和他亲爷打电话;潘勇子是村里出名的包不住话的人,凡是听到一点什么风声就到处乱传,村里人都叫他“叉口”,但是你只要给他一点点好处他却又可以为你封口,所以罗福东只有搞这招。刚坐下,罗福东右客背起一冒西兰背萝卜回来走进堂屋,见潘勇子在屋里,就问:“今天在搞么啊?叉口”,“哦,大嫂在扯萝卜啊,我来借哈你屋里那同大锯子,我昨天砍了同从木,我国人屋里那锯子小很哒,各不当奈得何”此刻潘勇子明白,自己既然得了罗福东的烟就别再扯卵谈造乱子,所以就这样扯谎回答罗福东右客,罗福东右客放下萝卜,从堂屋里的风车上拿起屋里的那把大锯子递给潘勇子,潘勇子拿起锯子就跑了出去。

    右客见罗福东在火坑屋里闷起,就说:“日骂勒么几天了还没耍够是不,在屋里闷起搞么子嘛,你吃晌午饭了去细娃他嘎公屋里把牛牵过来哈咯,明天去把燕沟河滴那块土翻出来,趁勒几天天色好把洋芋栽脱些”罗福东刚和亲爷通过电话扯谎,右客突然说要他等哈去牵牛,这哈他真不晓得朗该搞,去的话,不好跟亲爷交代,不去,右客要日决;于是他回答右客说:“我下午先去把土头那些包谷杆杆挖了,勒样土好犁些,黑边点再去牵牛,明天犁土”,右客觉得有道理,也就没说什么。吃过晌午饭,罗福东老起同挖锄就去燕沟河的那块土头,其实,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挖土头那些包谷杆杆,只是为了逢场作戏象征性的挖了几锄,到了下午三四点,他就老起挖锄就回去了,把挖锄丢在猪圈当门就往亲爷屋里跑去。

    半个多小时就走到亲爷屋里了,勒时候他亲爷正坐在堂屋门槛上挫锯子,搞得戈啦嘎啦滴,一看是见罗福东,就带着怀疑的表情问:“毛二,你不是说去八家台走人户迈?嫩该早就回来哒呀”,罗福东急中生智,又扯了个谎说:“叉口今天给他八家台滴那个幺舅老拖几包肥料过去,我就一路坐他滴麻木过去了,他也忙得很,我吃了顿饭也就各坐他车回来了,将就顺便”,“哦,嫩个滴”他亲爷还是半信半疑的回答到。勒时候他亲娘从后檐沟抱一抱杉木丫走过来说:“毛二才过来是不哇,屋里有火,你先坐哈,我来弄夜饭”,罗福东回答说:“不了,亲娘,我说勒歇趁早来把牛牵过去和把滑口老过去,明天早上我要去犁洋芋土”。话说他亲爷屋里的的那同黄沙牛,名义上是罗福东和他亲爷两家扯伙喂,但是其实勒两年都是他亲爷一个人喂起滴。他亲爷一听说是来牵牛和老滑口,就又叽里咕噜的说:“你安家勒么几年了,连个滑口都不整一个,勒些家式嘛,你国人各要准备撒”。罗福东听起就不爽,应是有火,在猪圈巷巷里把亲爷的滑口老出来,把牛牵起就走,他亲娘在屋里喊他吃夜饭了去,他也不回答,此刻他心理就默:日骂我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是广东,我要搞个滑口搞么子嘛,日嘛用哈又用不坏。走在底下田坎上了,他亲爷还在坝子头喊:“你各要多给牛喂点包谷壳哈,记到起要洒点盐水在上头哦”。罗福东越听越老火,就说:“日骂紧到起啰嗦,洒JB个盐水哦,我窝点尿淋在上头了都算是好滴哦,好在他亲爷耳朵有点不宜和,没听到;刚好勒歇村里的兽医秦兴栋从底下路上上来,听到了罗福东刚才说的,搞得秦兴栋呵嘞呵嘞滴嘿起笑。
 
   正月初八,是活龙坪逢场的日子,这天早上罗福东右客说要去赶哈场,要去买点猪儿饲料回来,把早饭吃过路,右客就背起花篮背出门了,罗福东把细娃甩在隔壁他二公屋里交盼看到起哈,然后就走到牛圈当门去准备把牛牵出去犁土,正准备取下牛圈板子滴时候,他看见对门二嫂背起背兜在竹林头走了出来,二嫂屋里通往大路的那条小路必须经绕个弯弯到沟里那片竹林,再经过罗福东的那个牛圈当门。勒时候罗福东心里几分窃喜,右客此时已经去赶场走得老远了,他也不顾及么子了。他赶忙躲在牛圈跟前的转角处等二嫂过来,他边摒住呼吸边往牛圈板子的缝缝里看,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二嫂已经走在牛圈跟前的时候,罗福东突然跳出来,跳得老高,两只手往上一伸,犹如一同老鹰喳起翅膀扑起来并“堆”滴大叫一声,二嫂黑得一大跳,还差点搞一仰翻叉。“砍脑壳死滴,黑我一大跳”,二嫂大声对罗福东说,此刻二嫂却没有生气的态度,罗福东见状,哈哈笑了两声说:“二嫂在哪去哦?”,“去赶场,你一天没得事了就躲在牛圈跟前黑别个撒,我给你媳妇讲滴哈”二嫂回答说,罗福东此刻晓得二嫂是故意那么在说,胆子就更加大了起来,于是又说:“那你讲哦,你讲哒我晚上就跑在你房屋里去黑你哦”,二嫂见罗福东勒歇一发不可收拾,就回答道:“那我打不死你哦,日骂给你两火铲,奈何哒算哒”,“耶,二嫂那么恶造啊,那怕你各打不下手哦”罗福东嬉皮笑脸的回答,勒时候二嫂见罗福东越来越悬皮寡脸滴哒,就大声说:“日骂难得和你说,莫耽搁我时间,让开点”,二嫂边说边发罗福东往边上一挤,此时罗福东顺手摸了一下二嫂的胸部,感觉啪和得很,二嫂也没有说么子,罗福东心里暗喜,看着二嫂一摇一摆的扭着屁股朝大路上走去。

    正当罗福东在沉浸在逗二嫂的喜悦当中的时候,让他意想不到此刻国人也不晓得的事情发生了,聪明反被聪明误,一是早上他右客去赶场经过燕沟河,屋里的那块土就是公路边,发现罗福东昨天一个下午就才挖了几个包谷杆兜兜,右客猜想罗福东昨天是假装老起挖锄去挖包谷杆兜兜其实是不晓得冲在哪里打牌去了,他右客越想越有气。二是早上叉口经过罗福东亲爷家当门的田坎上,罗福东亲爷给叉口说看这两天有不有时间请他在街上去帮忙给屋里拉两包水泥,叉口说他滴麻木正月初二开去走人户回来还没有拢屋里就各坏了,还请人帮忙推回来滴,现在都还没有修好,罗福东亲爷当时很诧异,对叉口说昨天不是和罗福东一起到八家台去了滴啊,叉口说怎么可能,昨天一天到黑都各在和村民杜强二他们打牌斗地主,罗福东亲爷明白了喊他帮忙改料他扯谎说去八家台走人户,他亲爷那歇也气不过。

    这天罗福东完全不晓得他右客和亲爷见到的事情,他在燕沟河慢悠悠的翻土,晌午饭吃过路,村里的杜强二也来到这里栽洋芋,杜强二屋里的土和罗福东屋里的土刚好挨在一起,杜强二也是同日鼓卵谈情的人,两同晃晃在一路了,必定就扯起卵谈来,两人边搞活路边善广子,活路点都不见驿口。大约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对门二嫂赶场回来,前面还一个女人好像是二嫂滴妹妹,可能是二嫂滴妹妹来二嫂家走人户。杜强二一看见她们,就大声喊了起来:“喂,二嫂,上来烧火烤哦”。虽然二嫂平时很开放,但是勒歇是有旁人在而且是国人的妹妹,见杜强二点都不分场合滴开玩笑,必然会发火,二嫂此时决了起来:“烤你妈那烂麻批,一天少给老子无聊哈”。二嫂这么一决,杜强二反而脸皮厚了起来,说:“来撒,二嫂,两个都上来,我们来烧啪红苕”,勒时候二嫂拿杜强二没有办法,就没有再张他,罗福东见二嫂不说话就唱起一句山歌来:“赶场大路两个人哟,前头是我幺姨妹哦,后头是我自家人哦…”
 
    这一唱,杜强二就跟到起唱了起来,二嫂见两人越来越嚣张,捡起石头就往两人身上定起来,石头一飞过来,两人就往边上一让,二嫂见没有定到,于是又捡起石头定,就这样反反复复,石头不断在罗福东和杜强二哈啦哈啦的笑声中飞过来又落在土头,两人跳天舞地滴避让搞得起股子。

    正在勒时候,两人完全不晓得罗福东右客也赶场回来哒,他右客见到这一幕,应是气老火哒,放下背兜老起同包谷杆杆就擂起上来,边跑边决:“你MLP,叫你来翻土,你给老子在勒里逗别个滴右客,日骂别个滴右客香些是不是啊”她一边决一边把包谷杆杆定起过来,罗福东见状撒腿就跑,右客的一包谷杆定就在了牛屁股上,这牛一下也就发狂跑了起来,在别家滴油菜土头乱跑;二嫂见情况不秒,也一溜烟跑了,就只杜强二在旁边哈哈大笑,杜强二这一笑,罗福东右客就架势决起他来:“笑你妈那个麻批,怕就是你妈批在这里惹起来滴”。此刻罗福东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他右客只好又背起背兜边走边不停滴妈批娘批滴决,这决人的声音似乎传过了几遍山,连村里赶场回来的村民都停下来听。

    罗福东这天下午恼火极了,不晓得朗该搞来好,天快黑了才把牛牵起回去,一进屋里,右客又和他嘿起搞了一架,还质问昨天挖包谷杆兜兜的事情,罗福东勒时候唧唧呜呜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此时晓得,黄泥巴落在裤裆头,不是屎也是屎。勒天晚上,他亲爷又打电话过来,是罗福东右客接滴电话,亲爷问起说昨天扯谎去走人户的事,说晓得朗该搞滴,细娃都这么大了,国人还不落行。罗福东右客气上加气,又决了罗福东一个晚上。第二天还跑到对门和二嫂搞了一架。

    一连两天,右客就在屋里支起罗福东决,还要闹打脱离。牛辣沟的邻居们都不断有人过来劝,连罗福东亲爷亲娘也过来了,但是任凭罗福东怎么认错也没有用,右客还是说要打脱离。又一天过去了,右客的情绪稍微好些了,虽然没有再闹打脱离,但是罗福东感觉在家里这样呆下去也不是办法,天天在屋里认错也没有用,不如多去找点钱回来抚平右客的心。在正月11这天,把国人的一些衣服装在色皮口袋头老起就往街上跑,他要去黔江坐火车去广东了。

    在火车上,罗福东吃不下饭,连水都没喝一口,一路上就给右客打电话,右客不接,他就一直发短信给右客…

    正月13的早上,罗福东在深圳罗湖火车站下车,心里难过极了,此刻他又累又饿,才想到这两天在火车上水都没喝一口。他老起口袋鬼使神差滴走进路边的一家肯德基,要了一杯熬茶,喝完又裹起一杆顶老壳喝了起来,不料被服务员赶了出来。他继续老起色皮口袋在街道上走着,此时,他觉得生活似乎漫无目的,仿佛国人也没有去处,……。路边的耐克专卖店里的音响唱个不停:“一杯二锅头呛得眼泪流,生旦净末丑好汉不回头,你若要走我不会留,强留的爱情不会撑得太久,不耐寂寞尺度游走……

    题后记:故事以2010年春节假期,罗福东(坏坏哥)和好友刘波(鬼火)从深圳坐火车回咸丰过年在途中摆龙门阵为依据而编写,以故事的形式记实大多数在外打工游子回家过年的兴奋心情,体现农村生活的辛酸,纯属搞笑取乐大伙开心所用,谢谢大家滴支持。

相关文章
·潘洪厚老师留守孩子们的好“家长”
·秦老伍的发财梦
·干亲家喝酒
·湖北日报 土家鬼火三人组用QQ表情传播民族文化
·武陵深山小镇活龙周癫子和陈二郎的故事
·野茶村涂长青结婚 看土家风俗拦门
·“土家鬼火三人组”彰显土家风情的QQ动画
·张蟒子搞生意(十)
·张蟒子搞生意(九)
·张蟒子搞生意(八)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