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张蟒子搞生意(二)

                      作者:罗福东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抡起扁担,张蟒子和他屋老汉一个挑一挑面条,有所不同,张蟒子老汉还是和以前一样,挑的80斤重。必定来趟沙溪也不容易,天远路程的,那怕是有点重,但一家老少张起嘴巴等倒起要吃要穿,虽然说这些年张蟒子老汉一直在做生意,必定赚帐不多,蛇大孔大,开支也大得不得了。家里确实除了留的点做生意的本钱外,还真的是小细娃下河,光身光屌,除了个卵,其它么子狗鸡巴都没得。所以,张蟒子老汉没跟他各人减轻担子,当然他也习惯了这条路和这个重量。
 
    山里汉子,身无长处,唯有气力可用。张蟒子老汉常常对张蟒子说,人年轻,要吃得苦耐得劳,力气使了力气在。何况张蟒子读书撇死无用,死***不得行,是个标准的忘事肠,每回考试倒数头一二名是他承包了滴,上课不是打瞌睡就是搞些日股子卵弹琴的事,张蟒子老汉就想反正读书死不行,么浪费老子那几个脚步钱,还是让张蟒子早点走入社会,学做生意,从小养成吃得苦耐得劳的好脾气,也不需要他赚好多钱,能养活各人,要是还能存点探个媳妇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到张蟒子在学校搞的些烂事,张蟒子有时候各人都忍不住好笑。在学校的时候,张蟒子不是悄悄用竹竿竿削尖了戳别人苕洞头的红苕吃,就是半夜阵用麻索索把同铺同学的鸡鸡捆起套在大脚趾胟上,这个时候张蟒子假装做梦用脚把他同铺同学轻轻的一蹬,他同铺同学梦里梦冲的,脚一伸,把麻索索一拉直,痛得他同学象杀猪一样的亲叫唤,把全寝室的都吓醒了。不过还好,痛归痛,还没套出问题,所以也没送到医院去检查,张蟒子也就逃过一劫没赔医药费。这件事,张蟒子班主任也没说他么子,就罚他在寝室外头当保安,一直站到大天白亮,同时带信叫张蟒子老汉到学校去。张蟒子本来以为学校要开除他,还好,班主任只给他老汉说了些张蟒子在学校的实际情况,张蟒子班主任边同张蟒子老汉摆龙门阵边在默(思考),教书育人,人家家长交钱送细娃读书,那个又不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在活龙坪这个穷地方不嘿起读书考所好学校,将来做国家干部,以后就得回去操黄泥巴,叫他写份检诗书认个错就行哒。经他老汉和班主任一翻比方比喻的教育后,张蟒子写了一份七张纸的检讨书,当着同学们的面在课堂上念了一次。
 
    不过张蟒子同学的爹妈可没饶恕他,两口子放起坡坡上搞得起股的活路,登门到学校把张蟒子使劲良心决了一顿,为了这件事,张蟒子被他老汉跪在香火当门,跪了三个多钟头,后头双脚跪麻了站起来都没站稳当,一下又栽在地上。当然,半夜正起来把尿屙在别人洗脸盆头,偷老师种的大蒜苗吃,用刀儿在学校背后竹林林头竹子上乱刻乱雕,把女同学的名字刻上去,说我喜欢你呀这些不逗人着讨众人日决的事情,张蟒子各人都不记得做了多少回。
 
    还有一回,张蟒子放学回来和他们村几个细娃去望牛,正是收包谷收辣椒的季节,坡坡上草好得不得了,牛都不当迢,几个细娃没得事就在玩家家,玩了半天跑到蕨枝叶林林头撒尿比雀雀大小,几个细娃都年纪相当,唯有张蟒子个头要高点,当然雀雀也要大点,那些细娃就问他是怎么长那么大的?张蟒子在学校好的没学到,搞整人的事倒学得不少,灵机一动说:“我是经常搞辣椒敷(涂)在上面才长这么大的,当时是有点辣痛,但长得快。”几个细娃信以为真,去偷了些生辣椒来躲在蕨枝叶林林头敷(涂)雀雀,一个二个的辣的亲叫唤,唯有张蟒子偷偷的笑了半天。
 
    不过,现在没读书了,跟道老汉学做生意,张蟒子还是稍有些留恋校园生活。张蟒子又在反转来想,老子也就要不到几年就成大人了,跟道老汉学做生意,即可以看沙溪街上两个理发的乖姑娘,还可以看冷家那批老老汉吃坨子肉,要是真的赚倒多的钱了,自己也可以去吃顿蘸水坨子肉,去体验哈用电剪子剪头发。在学校那能看见这些事,想都么想,想到这里,张蟒子又悄悄地会心笑了哈,觉得肩头上这三十多斤面条还不算重。
 
    “蟒子,坐下来歇口气喝口水哒走,马上要爬百步天梯了,好生歇哈。”张蟒子跟在他老汉屁股后头,正在胡思乱想,他老汉放下担子,这样招呼起来。
 
    两爷子边歇气边摆龙门阵,张蟒子他老汉说:“蟒子,我再和你来几回后,你就各人一个人来了,这场坡陡,要在跟跟脚不好生歇哈气,一口气要爬上顶。坡陡,半路上不好放担担,怕把面条压坏压断,面条断了成节节了不好卖了。”
 
    两爷子坐在百步天梯的下头,张蟒子老汉从荷苞头摸出匹顶脑壳叶子烟来,裹起大卡多长截,弄个上煤油的爪爪打火机,吧吧的使力喝了起来,叶子烟的烟气直往张蟒子鼻孔头钻,从小就是在顶脑壳叶子烟烟雾中长大,他公,他婆,还有他老汉,幺叔,甚至他幺娘都喝顶脑壳叶子烟,张蟒子已经习惯了这种旱烟味道。
 
    喝完顶脑壳叶子烟,气也各歇得差不多了,张蟒子老汉喊起张蟒子挑起担子就朝百步天梯向上而爬,张蟒子头一回挑起担子爬这天梯,尽管他老汉交待了又交待,但还是不放心,就唱起山歌来减轻张蟒子的心理压力。

    不唱山歌不热闹啊,
    唱起山歌逗人嚼哦。
    这山唱歌那山接哟,
    这山是你大姑爷哦。
 
    张蟒子听着老汉唱的山歌,但具体唱的么子没当听清楚,反正就觉得好耍的很,颈子像要剩蛋的鸭母一样伸起几多长,一条竹子扁担在两个肩膀上不停地左边换过来右边换过去。脚上的那双解放鞋里像豆食一样的汗味让人胃里翻江倒海。刚上坡又要下坎,反反复复,几个脚趾拇不知不觉悄悄地钻了出来,和农村里那些老老汉(年纪较大的老头子)打的水草鞋差不多,反正就各是筋筋纽纽的。
 
    好久没到这山来,
    这山凉水长青苔。
    扒开青苔喝一口,
    吹开吹开又拢来。
 
    张蟒子老汉一边走一边唱,张蟒子也没闲着,边走边默(思考)边听他老汉唱山歌,情不自禁地回忆在学校的时候和他下铺的同学半夜阵翻起来偷学校后面别人家的橙子吃;回忆望牛的时候和年纪差不多的表侄儿一起烧小学校长屋堆好的稻谷草,张蟒子越默越觉得好玩,也便用这种精神治疗法去消除肩上担子的重量和脚底水泡钻心的疼痛。张蟒子紧紧地跟在他老汉的身后,伸长的颈子就像两条大黄牯要打架一样,鼻子口里出双气,累得屁爬扑,翻了一个垭口,又过了一道闪弯弯,终于爬上了百步天梯。
 
    “蟒子,歇盘气了再走。”张蟒子老汉喊道,两爷子(父子)撂下肩上面条扁担,将就坐着歇气,这时,张蟒子老汉从口袋里头摸出那个用食盐胶袋做的烟口袋,找了半天没找到点好烟,全是些碎烟叶,长久喝烟人总有办法,又从口袋里头掏出根用竹节子做的烟杆,搞点烂纸纸将碎叶烟裹起装入烟杆头,这些烂纸纸,都是张莽子读书滴时候用过的作业本和书,上面还画满了姑娘打同光董董(裸体)或者是两个人抱起的涂鸦,不时出现“燕子,我爱你”之类的弯弯扭扭的字,这些都是张莽子上课时候的杰作,现在被他老汉拿来裹烟喝, 又搞根火柴点起开始了吞云吐雾,边喝边吐口水,陶醉其间。
 
    看着他老汉边喝碎叶子烟边吐口水,张蟒子就想起和他三公望牛时他三公给他讲的一个故事,说从前有个丫环给地主当苦工种菜,那丫环相当勤快,天天挑起青粪淋,菜长得格外的好,有一天被人把一块菜全偷起跑了,地主怪罪是丫环偷的,活活将丫环打死,丫环死后家丁们偷偷将其埋在那块菜土头捋平,第二年在丫环平坟上长了一棵好菜,因大天干,这棵菜就慢慢地干死在土中,地主看到那菜叶黄得格外漂亮,就拿去裹来喝,正喝得起劲时家丁告诉地主那菜是从丫环的私处长起来的,一想到是丫环私处那么脏,地主一个劲的吐口水,就像他老汉那样。
 
    他老汉边喝烟边跟他说话:“蟒子,人起了年纪没得趣,一年不如一年,以前上这坡我挑80多斤捞松和(轻松),现在挑80多斤嘿起有一回,慢慢地就挑不动了,你就不同,还年轻,三岁牯牛十八汉,不挑一斗挑一担,再过几年就是你们的天下,趁我还耐得合,慢慢教你,各人(自己)要把搞生意这些进货地方,进货店老板搞熟起,慢慢地我就全部交给你哒。”
 
    听着老汉的交待,看着老汉额头上像树疙瘩一样的皱纹,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岁月无情,听着老汉一遍又一遍地交待,张蟒子仿佛觉得各人(自己)真的长大了,浑身上下也有了一种冲动,觉得现在无论如何要跟道老汉学搞生意的巧门,把老汉那些熟客熟事关系搞好起,替老汉分担些家庭重担,自已应该是个男班,是个能养家糊口顶天立地的大男班。
 
    接下来的行走中,张蟒子一路无言,也一路辛苦,两爷子(父子)挑着沉甸甸的面条担子,边走边歇,边歇边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朝着活龙坪方向的家赶去。一路上,张蟒子虽不情愿怎么说话,但还是认认真真听他老汉讲挑力的那些南山北调的龙门阵:讲沙溪路上的风土人情;讲落水洞;讲欧家杀人放火;讲谭家好客热情;讲覃家重情重义。这些故事对于张蟒子来说,是在任何历史书上都学不到的东西。
 
    他老汉讲完故事又唱山歌:
    挑力汉吔挑力郎,
    想起挑力无心肠。
    吃过几多冷现饭,
    穿过几多汗衣裳。
 
    这一路上担子虽重,嘴巴可没歇着,听着他老汉的山歌,喉咙有些发痒,突然记起读书时回来的路上同学唱的那首山歌:

    早上起来去打雀,
    背上背上火药盒。
    看到雀儿翻垭口,
    再不开枪要打脱。
 
    他老汉听到蟒子终于开口唱歌了,乐呵呵地说:“唱的妈批么子哦?现在是下半天黑边点,”其实心里由衷地高兴,扁担悠悠,脚步晃荡,几十里的山路,几十道山岭几十趟河水。张蟒子和他老汉有搭没搭的对话,有句没句的扯白,以及他老汉时不时的一首山歌,惭惭地太阳下山,炊烟袅袅,家家叫鸡唤狗,打起麻子眼时分,两爷子(父子)终于回到了家,这趟生意算是完成了前半部份。(待续)
 

相关文章
·潘洪厚老师留守孩子们的好“家长”
·秦老伍的发财梦
·干亲家喝酒
·湖北日报 土家鬼火三人组用QQ表情传播民族文化
·武陵深山小镇活龙周癫子和陈二郎的故事
·野茶村涂长青结婚 看土家风俗拦门
·“土家鬼火三人组”彰显土家风情的QQ动画
·张蟒子搞生意(十)
·张蟒子搞生意(九)
·张蟒子搞生意(八)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