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张蟒子搞生意(四)
                       作者:罗福东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岁月,对于小孩子来说总过得那么慢,盼望着长大。对于老年人来说,总是那么无情,人生一世转瞬即逝。张蟒子屋两爷子(父子)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小时张蟒子总盼望着快点长大,长大了好赚钱探个媳妇,像他坎上大哥一样,跟媳妇俩个如胶似漆,像穿连裆裤一样,媳妇走到那他大哥就跟到那,哼着小曲,偶尔也唱几句山歌,那股高兴劲比中了一千万大奖还要兴奋。 

    他老汉就不同,人起了年纪,要是活路忙时,成天累的腰酸背痛,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还不一定能打早起来,经常性的在屋头耐不合(不舒服),身体壮况一天不如一天。 

    生意上的事在张蟒子十七岁那年他老汉就全部交给他独立去做了,如今的张蟒子已十九岁,不再是从前那个懵懵懂懂不懂事的小细娃了。生意人嘛,脑壳格外的精灵,嘴巴也俏皮。

    沙溪街上理发店那两个姑娘娃虽时不时在张蟒子梦中出现,可那毕竟是梦,一觉醒来早就不见了踪影,偶尔的幻想也是做白日梦。回到实现,张蟒子觉得还是各人(自己)请个媒人探个媳妇才是真的。

    张蟒子生意越做越红火,时常都给他老汉打些包谷酒回去,他老汉的酒坛子没空过,还请了赤脚医生苏远长切了副劳伤药,搞了十二块钱的封封给苏远长,顺便加了点强盗药在里面,效果比普通的药猫(好)很多,每当他老汉做活路累了喝了二两劳伤药酒睡觉身上不再有那么痛。

    随着改革开放的热潮也渐渐在土家山区蔓延起来,活龙坪、沙溪一代都随着经济的发展慢慢繁华起来,这对张蟒子来说都是大好的机会。二十岁那年,张蟒子发了不少财。那年,他屋里抱回来了全村第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

    在团转人眼里,张蟒子不仅是块做生意的好料,将来必定大出息,还有当村长的可能,更是个孝子,越大越知事,渐渐的担起了整个家庭的重任。 

    人只有稍有名气,无论是亲戚朋友还是团转四列,前来喝泡(讨好、奉承)的人多得很。有些人喝泡喝得让人找不到东南西北,明明各人(自己)长得奇丑无比他硬说你帅得要命,张蟒子屋坎上他大嫂就是这样子的,屋上坎下坐着,那个屋有多大个家底那能不清楚哦,看到张蟒子搞生意赚钱猫(厉害),他屋坎上大嫂就想把他幺妹许配给张蟒子,从中做媒牵线,一来可以给他幺妹找个好男客(老公),二来还能在张蟒子头上占点光。 

    一天,张蟒子像往常一样挑回面条到水坝街上去卖,估计可能有一百三十多斤,张蟒子明显挑起有些吃力,他大嫂硬说张蟒子力气大,挑起像打个空手一样,这样喝泡明显是有些过头,张蟒子晓得大嫂的那些搞头,也就没理她。 

    常年搞生意的张蟒子,那样姑娘没见过哦,再说他坎上大嫂的幺妹说话结结巴巴的,半天吐不出几个字,还傻不啦唧的,张蟒子那能看上哦,他大嫂给张蟒子妈说:“二婶娘,你看蟒子那么大个了我想给他探个媳妇你看要得不?”土家人热情那是没得说的,当他大嫂给张蟒子妈说准备把她屋幺妹探给张蟒子时,张蟒子他妈即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因为她晓得那个姑娘不咋的,委婉的回拒说要问哈张蟒子有意见没?

    人有时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张蟒子屋坎上大嫂还真的问了张蟒子,看他雄(喜欢)不?张蟒子听他大嫂一翻美言后回答说:

   “原来是那个姑娘啊!到搭三百块钱我都懒鸡巴要的。”

    气得他大嫂当场黑脸,为了这事,以前啥东西都卖给张蟒子,现在是宁愿使劲背回东西去活龙坪街上卖也不卖给张蟒子,那怕在路上累得两个眼睛鼓得像两同牛卵子一样,看来张蟒子大嫂也是黄牛夹同黑卵子---格外一条筋。

    土家山路十八弯,土家女儿十八寨,年轻能干的张蟒子何愁找不到媳妇?

    张蟒子隔房二嫂卖黄豆那回就打起了张蟒子的主意,虽说当时边称黄豆边开玩笑说他那些南山北调无张大雅的事,但打心里还是瞧得起张蟒子,她二嫂的三妹正好今年满十八岁,跟张蟒子年纪相当,姑娘长得也乖,性格外向,逗人喜欢,遗憾的是书读得少了点。

    那天晚上,张蟒子隔房二嫂支起张蟒子二哥,也就是张蟒子二嫂那男客(老公)假装拿捆棕丝去卖给张蟒子,张蟒子二哥叫张事长,张事长到张蟒子屋时还没吃早饭,正好赶上一起吃了顿饭,席间嘴巴除吃饭外摆龙门阵也搞得起股子,张事长就齐式给张蟒子老汉倒酒夹菜,格外的亲热,吃完饭张蟒子挑起几个烂尿素口袋就各出门挑生意去了,张事长东扯四扯后,就给张蟒子老汉说有个好姑娘想介绍给张蟒子做媳妇。

    美言美酒,张蟒子老汉就答应了这门亲事,说等张蟒子搞生意回来商量哈就来张罗这事。

    张事长右客(也就是张蟒子二嫂)性格虽内向,不爱开玩笑,但做事比他坎上大嫂稳当得多,那天张蟒子搞生意回来老汉左问右问,最后提到他二哥准备把他三姨妹介给给张蟒子做媳妇这事。

    从小到大,除坎上大嫂说过介绍他幺妹外还没得第二个人给张蟒子探媳妇,但大嫂那幺妹实在是又傻又丑,要找到那样的姑娘做右客(媳妇)生个细娃(小孩)都不敢见人,但二嫂这三妹就不一样,之前二嫂屋生大细娃(小孩)时来送茶(满月酒)了的,此刻张蟒子睛睛眯成一条缝,在老汉面前有点怕脏,其心里就像有头小鹿在里面乱蹦,跳得厉害。

    狂喜走了神,老汉坐在火坑坎边草凳上,边喝烟边等着张蟒子的回答,张蟒子半天没说话他老汉就问:“蟒子,你各成大男班了,媳妇也该探得了,你二哥那三姨妹到底啷么样你还是说句话撒?”张蟒子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那要的。”

    其实张蟒子走神的原因不止是探媳妇带来的狂喜,心里又在想沙溪街上理发店里面那两个姑娘娃,也把探媳妇的标准向那两个姑娘娃看齐。生意一天一天的搞,起早贪黑地,没完没了,总有收不完的货也有卖不完的货,他老汉还有他隔房二哥二嫂还在等张蟒子在沙溪街上去称几个肥点猪肉做礼信(礼物)上门请做媒。

    这天张蟒子跟往常一样从沙溪买了些蛋木渣尽(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拢屋各黑尽麻眼了,在路上扯了两棚稻谷草扎了几个火把才走拢屋。

    张蟒子吃完夜饭就准备睡觉,也没和他老汉多说话。他老汉就有些不耐烦,起身便去翻张蟒子挑回来的蛇皮口袋,一打开看是张蟒子买的一叠火纸,还有一些肥皂,其他卵都没得一个。老汉就问:“蟒子,你妈了个批一天就忙生意生意,媳妇到底是探还是不探?二哥专门来给你张罗这事,你也不称礼信(礼物)去请哈,会白(难道)要别个给你送上门来吗?”

    老汉这一嚼,张蟒子才想起这事,连忙给老汉说:“这段时间不是忙没时间嘛?我明早上打早起来去请二哥。”说完转身梭到厢房屋里睡瞌睡去了。

   “礼信都没去称回来,去请你妈批脑壳,你还好打同甩手去啊?”老汉边嚼边在火坑边上喝烟,也不晓得张蟒子听到没有。

    张蟒子这人精灵的很,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扯了个慌就悄悄梭到他二嫂后家(娘家)屋去了,假装说是去收铜壳子(古铜钱)。

    到了二嫂后家屋,主人家也晓得是各人姑娘的隔房兄弟,虽都是亲戚处,但无事不登三宝殿,这细娃来肯定有事。好不容易来一回,得好生款待哈张蟒子。张蟒子还跟他二嫂三妹谈天说地吹牛日白扯了好久。

    转眼就到了下午,张蟒子一个铜壳子都没收到(其实根本就没去收),打同甩手就回去了。

    经这次过过细细的观察,张蟒子最终看中了他二嫂的三妹。

    第二天,张蟒子就去沙溪街上称了几个三指标的肥猪肉做礼信,还买了几把好面条和十多斤好包谷酒。下午一回到屋里,张蟒子饭都没吃就搞个夹篼提起礼信(礼物)去请他二哥二嫂做媒。

    这天晚上,二嫂也高兴,炒了几个好菜招待张蟒子。饭桌上,张事长两口子和张蟒子边吃边说探媳妇的事。

    四月的一天,春雨绵绵,在家也做不到么子事,吊起卵子在屋里耍也耍得伤人,张事长批铺蓑衣戴同斗笠,搞同胶口袋把张蟒子送的礼信(礼物)装起担在肩膀上,他右客则打把花伞,手头还拿把新伞去她后家屋。

    大雨天滴,带伞出门那是不足为奇,女婿送礼那更是顺其自然,张事长亲娘(丈母娘)把他两口子送来的礼信,雨具(包括张事长右客拿那把新伞)全部收下,从张事长两口子的脸上看到了一线希望,估计最少也有八成希望。几天不见,几爷子问三说四倒是亲热,张事长坐在火坑和他亲爷喝烟摆龙门,张事长右客和她妈还有她三妹在灶当门边弄饭边摆龙门阵,张事长右客就把来意说给她妈了,吃饭时几爷子一商量,都觉得张蟒子这细娃落行(实在),又是亲戚处,这门亲事要是成了的话那就是稀饭加米汤亲上加亲了。

    张事长她三姨妹暗自庆幸,怪不得前几天张蟒子去她屋收铜壳子,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俺三姑娘来哒。

    张家同意这门亲事之后,张蟒子搞生意也格外起股子(劲头),有空就去看望二哥二嫂,时不时带几个粑粑或者糖果之类的给侄儿子。弄的他坎上大嫂一天气得两个眼睛鼓得像黄牛卵子,即羡慕又嫉妒,在张蟒子的热情下,张事长两口子来来回回去了他亲爷屋三次,之后便看期看门户,算是正式订下了这门亲事。

    探了媳妇的人就是不一样,那怕生意忙得手慌脚乱的,张蟒子每次去沙溪进货回来都要到他亲爷屋去看哈。年轻人嘛,去亲爷屋看亲爷是假,看媳妇是真的,就像在山上打猎的公狗一样,闻到猎物就穷追不舍。

    虽三天走一趟,五天看一回,有时三姨妹一同去沙溪进货,也学哈做生意,两年下来,两个人感情甚是很好,张家三回九转,土家风俗一样都不少,一来为生意,二来都到了结婚的年龄,张蟒子就把媳妇接到屋哒,还生了两个细娃航式(爽)的很,渐渐地,张蟒子一家经常性的是两口子做生意,改革开放,交通成型,活龙的经济不再是以前那般模样,张蟒子渐渐的疏远了沙溪,张蟒子的生意也开始转型,由原来的从沙溪进货到活龙坪销售改为从活龙坪收货到咸丰销售,从中赚取差价。(待续)

相关文章
·潘洪厚老师留守孩子们的好“家长”
·秦老伍的发财梦
·干亲家喝酒
·湖北日报 土家鬼火三人组用QQ表情传播民族文化
·武陵深山小镇活龙周癫子和陈二郎的故事
·野茶村涂长青结婚 看土家风俗拦门
·“土家鬼火三人组”彰显土家风情的QQ动画
·张蟒子搞生意(十)
·张蟒子搞生意(九)
·张蟒子搞生意(八)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