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访谈特写
游侠与隐士--寻踪蔡测海
                             作者:聂东  信息来源:土家文友

  
  1982年,蔡测海以《远处的伐木声》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同时也吹响自己进军中国文坛的号角,谁曾想到这位一鸣惊人的湘军虚晃一枪之后却另辟蹊径——
  
  这世界很大,一个人很小。要找一个人就很难。蔡测海这个人又实在难找。这个人偶
  尔一露面,又忽然间消失,好像是一个外星人。
  
  他经常地离开城市,去乡下一路就是几万里路,去他的老家武陵山区探险,与当年的土匪座谈,或者顾问一下自然生态保护以及乡村经济政治之类的事,时不时也警告一下恶人,当代的侠士没有剑,但正义感还在。他也时不时出国讲学或访友。在香港大学讲座时,他说大家看过《水浒》,我是草莽。他在他居住的城市多半呆在家里,不接电话,不在电视上露脸,一般不与人谈文学。文学不是谈的,他认为。像他这样的中青年作家,不用电脑而坚持用笔写作,这也是个奇迹。他不用电脑,电脑却用他。几十个网站有他的网页,文学网友知道他写过些什么,知道他有一篇小说叫《牧的流浪》,关于青春期与革命的小说。他还有许多言论在网上传播。
  
  蔡测海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不断在全国获奖,九十年代又不断在台湾获奖。二○○○年又获首届毛泽东文学奖。获完奖后他便沉默,像没获过什么奖一样。这样他不获奖的作品多数写得比获奖作品好。获奖是运气,创作是实力。创作是一种长期行为,是日积月累的工作。
  
  他当然是在不断地进行文学工作,每年写不少东西,他的小说和言论也一直被同道者所看重,以他的创作资历,在同辈中也算得上重要的作家了,他几乎涉猎了所有的文学门类,小说和言论都很出色。这位声称与电脑无缘的人,他的小说在网上也流行。作家何立伟告诉他,你的小说网上点击的人不少呢!他听了很意外,他对网虫们的兴趣太不了解。
  
  他越来越不把自己当作一位作家。他说时下哪有什么作家?只有写作的人。作家是一种很传统很古典的名词,是一种体制化的事物。作家只为写书。写作的人写书是为了什么,他们才真正能做到写什么和怎么写。常常有人问他在写什么有什么大作一类的千篇一律的问题,他会把话题岔开,问对方最近打麻将的手气如何?现代资讯那么发达,完全可以不回答诸如此类的提问,让人网上搜索好了。其实,很多人对他自己所提的问题并不关心,没有动机也没有目的。他们问一个人在做什么,不过如问你吃过早餐了吗一样。
  
  或者可以在咖啡吧遇上这个人,他一边喝咖啡一边帮人打一个要紧的电话,让人去见某人办某事,让人觉得很有希望地离去,他在那儿继续喝咖啡,与朋友聊天。讲股市、讲台湾、讲美国。说美国有种情绪像纳粹。有朋友从美国回来同他讲股市和美式文化,美式民主。他说,这些是八十年代我们在北大时的话料。美元和人民币是两码事儿呢!
  
  在长沙一个叫四维的地方,是一些中青年艺术家和各色名流聚会的地方,蔡测海被视为“新保守主义者”和“爱国人士”,蔡测海很快乐,有了“主义”又成了“人士”,还不乐吗?他在这个地方发表了“三讲”,做朋友讲义气,发财讲运气,打牌讲手气。油滑可以调和过于严肃的气氛。
  
  这个人结识的人很多,商界政界民间人士,他都有朋友,他真正能持久相处的是文化圈中人士,他喜欢有智慧而且德行很好的人。他不写信,不打电话,不发“伊妹儿”,但他常记得他的朋友们,他记得鲁迅文学院的同窗好友,他与他们一道分享了友谊与幸福时光。他有时觉得几乎是孤身一人独步,想起那些同窗好友就心里踏实,他为他们在中国文坛的实绩感到欣慰。
  
  谈到中国作家,他说大致可分三类,才子型的,思想性型的,艺术家型的。这些人都很重要,那些写写字出出书玩玩的,也不是不重要,可以烘托一下氛围。文学要讲人道主义,要关心不健全的文学残疾人。
  
  他对文学很乐观。遇一位做了半个官的博士,文学专业的,说文学已经从根本上失去了意义,没有五六十年代的理想主义和政治激情,没有了七八十年代的思想启蒙,还文学什么?蔡测海听了想作长篇发言,后来作罢,说打牌打牌,一些人对文学的误会太深了。不主义,不政治化,不思想启蒙,文学还是什么呢!文学其实没有那么大,它很小,只关乎人的趣味而已。文学在改变人的趣味,人也在改变文学的趣味。人们一直认为文学是与人类的艰难困苦联系在一起的,一甜蜜文学就会消亡,甜蜜会使人软弱,软弱才会使艺术消亡。但即使甜蜜,人未必会软弱。甜蜜也只是一些人的自我感觉而已,生活不会在甜的或苦的那儿终结。文学无论实用性和它的非实用性价值都不会终结。
  
  谈起二十一世纪的文学生态问题,他说经济的发展会对文学艺术有好处,人们会越来越需要精品艺术,好的东西总有市场。市场对文学艺术的冲击造成文坛恐慌,文学资源的流失,一些文学刊物不惜牺牲几代人创立的品牌,丢了金饭碗去讨生活,泼洗澡水把婴儿泼掉,这不是某些个人的错失,而文坛积弊,有人叛逃很正常。经营文学和经营文坛都是很卖力的事,三心二意的人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更有人本来就是投机分子,你指望他对文学有什么作为?
  
  许多出版人抱怨出文学书不赚钱,蔡测海认为,这其实是市场培育和运作机制的问题,精品文化是民族文化的灵魂,也是全社会努力营造的结果。
  
  从网上读到蔡测海一篇叫《畜牲》的小说,想去同他谈点对这篇小说的看法,不打电话就去敲他的门,没想到他在,正在写一部长篇,主题和《畜牲》差不多,草民的幽默。
  
  我说,你还写呀?他说,写,趁我和我的读者还年轻。
  
  他的书案上果然有一柄剑。问他是侠士呢还是隐士?他说,我没那么古典和高雅,半个乡下人,半个城里人,如何立伟给画的漫画,《南方周末》上的那张像,半是黑的,半是白的。黑的是乡下的阳光,白的是钱。

相关文章
·远处的伐木声
·读蔡测海小说集《穿过死亡的黑洞》
·蔡测海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