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天上的村寨
                          作者:汪祖宝  信息来源:土家族文化网 

  
    这个寨子就那么宁静平和地飘在山头,飘在天上,它静静地存在着、均匀地呼吸着、默默地飘缈着,从古到今,从来如此。村中有王姓、张姓、李姓,以李姓居多,故取名为李家寨。寨子中央是一平坦的台地,台地里是一坝坝开阔的稻田,因为泉水的灌溉,田中的积水很少干涸,这块平地土壤肥沃,水草丰美,生产、生活资料常能自给自足。背后是一座座高山,浪似地翻滚,成为村子的靠背和依托,给你一种四平八稳的感觉。山上多油茶、多松树、杉树、柏树,常常郁郁葱葱,显出勃勃生机,太阳在山头升起或沉落,喂养着一个个饱满的日子,每天都是单调的重复。
   
    因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寨子曾被两大强人看中。湘西王陈渠珍麻阳县人,在湘西镇守多年,曾遍寻要地,自成势力范围,将地处古丈,拥有一千多人口的李家寨作为他的第二道防线,一但外来入侵,他将退守到这座山头,休养生息,以便东山再起。他在山上先后建了10个堡子,长期派人驻守。这些堡子全用石头砌成,其牢固程度可想而知,这些堡子有窗有眼,居高临下,屋中屯有蔬菜食品,一般人马入内,消息传递,各堡配合,常呈关门打狗之势,一般队伍是轻易进来不得的。陈渠珍之后,匪首张平再次盘踞于此,曾苦心经营了很长一段时间,于是渐成气候,日子过得悠闲自在,当地百姓天天酒肉进贡,更是奈何不得。

    解放湘西的时候,张平被解放军追打,他就从高峰李家洞退守到这座山上,并纠集梁广湘等地方武装,企图负隅顽抗。就在匪首议事聚会的前夜,解放军精心筹划,三五人分成一股,化妆成送粮的百姓,他们肩挑箩筐,上面铺着大米,下面放着武器,从排达一路走上山来,骗过了土匪的盘查,深入寨中,伺机行动;另一支队伍则从爬友边界慢慢过来,看到堡子中有兵把守,不便行动,便请了当地的一位百姓作向导,绕小道来到堡子的背后,一气端掉了这个堡子。天黑时进入村寨,当时住在寨子里的土匪拼命抵抗,解放军的两支队伍很快会合在一起,只见子弹在头顶、在稻田的上空纷飞,在牛栏里,石阶上发出嗒嗒的响声。在这次战斗中,一位名叫王万仁的来自四川的战士壮烈牺牲了,这个寨子最终被攻打下来,张平乔装成百姓,侥幸逃脱,其余不被打死的土匪却最终成为俘虏,百姓这才安定下来。
   
    村中有一口古井,全用青石砌了,一年四季流水不断,全村的饮水就靠它的供给,井水甘甜清澈、冬暖夏凉,滋养出许多美人,被人叫做仙女。每到冬天,这些姑娘便妆扮一新,由唢呐和锣鼓的陪伴一路吹吹打打送下山来,与平地的小伙子结婚成亲,那小伙自然成了董永,这种姻缘让人津津乐道,羡慕不已。娶到了这样的女子,就会旺夫,最会生儿育女,就会花开遍地,富贵终身。这让许多人深信不疑,因此,外地的男子总想娶到这样的女人。
   
    村中有一所小学,座落在屋前的一座小山包上,面朝着一坝坝田野,眺望着一片片黑色的瓦脊,是很有些气势的。学校有两栋木房,一栋是一层,有三间教室;一栋为两层,下面是两个教室,上面是教师的办公室,居住和教学是够用的。教师多为本村之人,由民办转为公办,自己成了公家人,而妻子或男人常常是普通农民,他们亦教亦农,教学质量很是不错,在附近村寨颇有名气,出过几十个大学生,分布于全国各地。半截铁轨敲响的时候,几十个孩子从各家各户汇聚而来,从基本的“a、o、e”学起,渐渐入深,终于羽翼丰满,然后逐步走向山外。我有幸成了这个村子的董永,在这所小学从事过一年的教学,孩子们的聪明上进曾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他们勤奋好学的精神让我长久地感动。现在我已离开这所小学多年,学校虽然有些损坏,但关于孩子们冒雨上学的情景以及村中的一些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村子中是清一色的木板房子,一般分为三间,殷实人家还配有厢房,这么一个大寨竟然没有一栋砖房,这让我长久不解。这些木屋的建筑材料全都来源于附近的山上,多为枞树、杉树和柏树,墙壁用桐油漆过,先是亮色的,渐渐地风吹日晒,变成深色,和瓦背呈现出灰灰一片,让人觉得雄浑、大气,高深莫测。平地被稻田占居,木房子正好建在山坡,顺着山势延延展展,挤成一堆,上千栋瓦屋一座接着一座,一栋挨着一栋很有规律地分布,有石板小路紧紧相连。晚炊的时候,那淡蓝色的炊烟一缕一缕在夕阳中升腾、盘旋,让人飘飘欲仙,长久痴迷。

    下雪的时候是村子最为庄严的时刻,大朵大朵的雪花从天空中飞撒,轻轻地铺在四周的山坡上,铺在黑色的瓦背上,铺在一块块菜地中,山白了、地也白了,把一面面水塘冻住,把一条条小路冻住,把一蓬蓬野草冻住,把一栋栋木屋冻住,在屋檐下形成一柱柱耀眼的冰凌,村子就变得十分洁净和安祥。

    夏天的时候,景致也是很不错的,我静静地坐在飘着细雨的屋檐下,看着一群群孩子活蹦乱跳赶去上学,又看见满田的秧苗在细雨中沉默,断线的雨水落在田中,形成一圈圈细小的波纹荡漾开去,蛙声阵阵,一派祥和。农人呆在屋子里不再出来,守望着平和安宁的日子,又有几多惬意。这时的乡村构成了一幅悠闲的写意,让你觉得自己与村子早已融为一体。
   
    村人的勤劳是出了名的,他们很少歇息在家,一年四季劳作不止,他们早早地出门,常常天黑回家,回来的时候从不两手空空:女的常常是扯一把猪草或捡一些蘑菇;男的则肩扛一捆劈柴,或扛着犁耙,手拿牛鞭。走在他们前面的要么是慢吞吞的水牛,要么是洁白的羊群。村人爱极了他们的土地,田边地角、空坪隙地都舍不得抛荒,或种上玉米、蔬菜,或撒上豆子、小谷,哪怕很少的收成也会细心地采摘回来,挂在梁上,一嘟噜、一串串,把乡村的日子塞得满满。山上发青的时候,男人、女人会背上背笼,掰下刚刚长出的嫩芽新叶,打捆后丢入田中,化腐为泥;天晴时再背上农家肥,一并倒入田中,混合成有机养料,于是田水就成酱色,由此鱼肥水美,能长出很好的庄稼,吃穿是不用愁的。

    那些农田被他们伺弄得生机盎然,村人不养黄牛,只养水牛,因为泥脚太深,黄牛是耕不得田的。那些体格健壮的水牛下田耕作的时候,也常常是肚皮拖地,呼呼喘息,这些农田几经耕作,长出的稻子要比平地里的高,颗粒要比平地里的壮,在市场上总能卖到很好的价钱。山上的特色就是一山一垅的油茶树了,那些油茶的果实绿中带红,红中透黄,色彩艳丽,被农人细心采摘,摊在檐下,搁在堂屋,再去壳烘干,榨成茶油。这些茶油油光澄亮,香味诱人,倘若再掺入一些细嫩的枞菌油榨,做成菌油,成为山珍,是馈赠亲友的上等礼品,赢得不少人的青睐。
    
    寨子里的人都很和气,不论长幼尊卑,能长期和谐相处,不会为一点小事争吵红脸,他们团结互助,有很强的凝聚力,倘若遇到外人的侵扰总能自发地一致对外。女子做饭送水,照看老小;男人随卡固守,不会轻易让人进来,在抵御土匪的侵扰中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传奇。村子里以汉族为主,虽地处苗区却与其他少数民族相处和谐,他们相互通婚、互通有无,相互支持、共同进步,不会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这么一个大寨竟没有一人打牌赌博,这在边地是十分少见的。
    
    这个寨子高居山顶,四季被云雾笼罩,晴天才能看见山头。这个寨子民风纯朴,寨风纯正,倘若你是一位女性,就作一回仙女;如果你是一位男士,就来这里作一回董永。这是古丈境内的一个小小的村寨,这个寨子养在深闺,期待你的赏识和到来!(作者单位湖南湘西古丈县教育局)


相关文章
·一个可以梳头的村庄
·千里酉水万般情
·永远的边城
·隘口与黄金村
·美丽的洗车河
·走进里耶
·汪祖宝
·毛坪纪行
·八面山的太阳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