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纪实
黑烟(三)

                              作者:吕金华  信息来源:土家文友

   
    (续二)很长时间,我郁郁寡欢,脑壳里也是黢黑黢黑的黑烟,心情老是快乐不起来。于大爷讲的故事很近又很遥远,很虚幻又很真实,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分不出这是个故事还是真实的回忆。我又去查阅了很多关于抗战时期恩施的史料,于大爷故事的很多情节都得到很严密的印证,只是我无法查到当年第六战区的史料,更无法查到于大爷当年在国民党军统的资料。但是,我相信,于大爷讲的故事是真实的。

    这个故事一直盘踞在我的脑子里,几次想把它写出来,因为心情抑郁,笔下滞涩,写不下去。我想,于大爷肯定希望我早一点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的,他是希望看到我写的文稿的。稿子老是没有写出来,以至于远远地看见了于大爷的背影,就远远地躲开,满心的惭愧,真的是无法面对,无法交代。

    不久,县文联合并到县文化局,我就搬出了县委大院。想在文联安安静静地写一点小说,当一个作家的梦想遇到了坚硬的现实,经济工作是中心,养几个闲文人没有必要,领导说,让他们到文化局去做点实实在在的工作吧。在文化局,我做的就是办公室文秘的工作,写材料,写很多材料。文化局是政府部门,比文联接待多,应酬多,喝酒的时间多,我这样不会说不会演的干部,就去应酬吧,反正酒量还行。于是,于大爷的故事,就耽搁下来了。当然,文学创作也就耽搁下来了。

    常常想起于大爷,想起他苍老的身影,心里就十分的挂念,又十分的惭愧。

    灯红酒绿的生活,很快活,我抑郁的心情很快就好了。

    偶尔和县委大院“七十二家房客”的老邻居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人提起于大爷,我也没有想起于大爷。即使回到县委大院走个人家,也是来去匆匆,不稍作停留。

    过了两年,带着妻儿回到县委大院,和金培、吉怀他们几家聚会,我偶尔问起于大爷,吉怀随意地告诉我:“都死两年了。”

    我浑身一颤,说:“死了?真的死了?”

    吉怀又补充说:“死了,于老汉儿和洗马池那个婆婆儿还蛮有感情的,老婆婆儿死了没几天,于老汉儿就死了。哈哈。”说着又吞下一大杯酒。

    我没了喝酒的心情,应付着胡乱喝下一盅酒,推说有事,把妻儿留在那里,告辞出来。

    这时候,我脑壳里又升起那黢黑黢黑的黑烟了,我惭愧之极,辜负了一个老人的托付,只要自己静下心来,两个晚上就会完成的事,却没有完成。于大爷肯定抱着很大的期望想看到我写的稿子,或者他已经做好了继续补充的准备,我却把这件事耽搁了。即使现在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于大爷也没法看到了。于大爷苦了一辈子,我应该完成他的心愿的。

    就这样想着,我敲开了于大爷家的门。

    开门的正是大爷的侄子,愣了一下,仿佛认出了我,笑笑,说:“来了?”让我进门。屋里很简单,破损的沙发,简陋的桌椅,甚是寒酸。我问他:“大哥,还认得我不?”他一口的河南腔:“认得认得。”我说:“大爷过世几年了,我不知道。来看看你。”大哥笨手笨脚地给我倒上一杯茶,说谢谢。我说:“大爷原来托给我事的,真的不好意思。”大哥说:“晓得,晓得。”我更加惭愧了,说:“真是不好意思。”大哥说:“大叔还问起过,后来你们搬走了。大叔走的时候,要我一定找到你,把后头的事给你说完,我也不晓得到哪去找你。按大伯说的,我该叫你叔呢,你来了,就好了。”我连忙说:“使不得,使不得。”

    我问:“后头有什么事吗?”

    大哥说:“有。”

    大哥口舌很笨,又河南腔,听着很费神,但是,我还是听得目瞪口呆。

    大哥说,你们搬走后,只要天晴,大叔都到洗马池去,坐在城墙边看着城外,在侯老婆婆那里加开水。后来,有几天,不见侯老婆婆,大叔回来就叹气,连着几天都没有见着,回来就埋怨,说死到哪里去了。他就向老婆婆儿的邻居打听,邻居说没见老婆婆出门,老婆婆几十年从来不出远门的,不会到哪里去,会不会出事了啊?

大叔觉得肯定出事了,就去拍门,没有动静,喊,也没有动静。这就惊动了周围的人,就有年轻的后生踹开了门,冲了进去,旋即又冲了出来喊:“死了,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死了。”

    大叔是懂政策的人,这时服装厂已经没有了,要年轻人赶快给民政局打电话,应该由民政局善后,还要带法医。没有人愿意进去,都只在外面围观,等民政局来收尸。大叔一个人进去的。不到两个小时,民政局的人来了,见昏暗的灯光下,老婆婆赤裸着,死在床上,眼睛睁着,嘴角还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昏黄的灯光下,大叔一个人坐在老婆婆对面,死死地盯着老婆婆赤裸的身体,一动不动,定定的像一根木桩,脸色灰暗,嘴角不住地颤动,喉头咕咕地响,像是在和老婆婆说话。民政局的领导喊了他几声,也没有回应,就有人说大叔太伤心了,赶紧往外扶,又派人喊我。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出来了,整个人在这一会儿好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只有眼睛偶尔还在转动,鼻子还在出气。民政局的人只是清理现场和做记录,法医负责尸检。

    大叔回来后,就垮了,就再也不说什么话了,整天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幽幽地叹气。饭也吃不下,连端碗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们就给他熬点米汤,喂他喝。后来,米汤也喂不进去了,整个人枯瘦得就像一把柴禾。这多年从不要我们做什么事的,最后,他要我找到你,告诉你后来的事,我就答应了,没几天,大叔就走了。

    “大爷让你告诉我什么呢?”

    大哥说:“他要找的人找到了,老婆婆其实是个男人。那男人的两个卵子没了,是被枪子儿打丢了的,枪子儿是从屁股沟打过去的,连龟头都被打丢了半截。”

    还有一部锈迹斑斑的电台。

    大哥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目瞪口呆,一颗心狂跳着都要蹦出来了。怎么会是这样呢?

    大哥说:“后来,公安上来人嘱咐,所有的人不许乱说。”

    大哥喝了口水,接着说:“可是,我没有地方去找你,我也不会向人打听,我想你会来的,我每天就在这个院子里转,也许会碰到你。真的,你今儿个就来了,这就好了。”

    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结局。眼眶里也装不住泪水,直往外掉。

    从大哥家出来,大哥送我很远,一句话不说,最后道别。

    我知道,在老婆婆儿的尸体旁,于大爷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屡次出现请求撤离的不明电波,为什么五峰山上奇怪地燃起黑烟,是谁杀死了谭忠德,为什么这个“女工”不辞辛劳徒步几百里去给他报告谭忠德死去的消息,回城后又要他查清谭忠德被人残忍杀死的真相,为什么要向他时时提醒他的存在,为什么既和他保持来往又不和他走到一起,这个男人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女人,为什么死了还要那样睁着眼睛带着笑意,这一切,他在一瞬间全明白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那个赤裸的“女工”就成了从小日本儿飞机肚子里屙出的炸弹,在他的头顶炸开。那股黢黑黢黑的黑烟撕裂了他的脑袋,一种巨大的失败、失落和耻辱感把他彻底地击倒了。

    我知道,于大爷等得太久了,寻找得太苦了,他等待的,不是这样的结局,是两个人之间的一次洒尽热血的殊死的了断,即使自己像谭忠德那样被对方扯断喉管,也心甘情愿,也气壮山河。在他的想象中,他们之间总有这么一次。他有足够的信心战胜对手,他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他期望在这样一次了断中一展身手,一招置对手于死地,或者被对方杀死。他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结局,没想到那个赤裸裸的尸体得意洋洋地告诉他,就是我,我就在这里。

    肯定是这样的。

    我泪流满面。

    走在街上,看着华灯初上的恩施城,繁华而又祥和。我知道,我该去完成于大爷托付给我的事情了。

    又过了些年,再一次回到老城县委大院,已经大不同了,政府机关搬走了,原先“七十二家房客”的弟兄们都搬出去了,在恩施城里有了新的宽敞的住房。又有一些年轻的单身住了进去,没有人认识我。满院都是枯黄的落叶,我敲了一下于大哥家的门,开门的却是一个不相识的人,他告诉我,于大哥退休回老家去了。

    心中落寞,踱到城门洞洗马池,城门还在,城墙也还在,为保护这座湖北省历史文化名城,政府拨出专款,对老城墙进行了修缮,整旧如旧,依然布满沧桑。从城墙垛子上望下去,那条清浅的溪流看不见了,一栋栋高大的水泥房子整齐地排列着。城外的五峰山上,没有熟悉的袅袅炊烟,扑入眼帘的是参差错落的山头绿树,和一幢幢白色的建筑。观光的缆车在山头之间穿梭,还有许多娱乐设施,隐约可见攒动的人流,那里已经开发了的五峰山森林公园,现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地方。

    墙垛内一溜老木房子也改造了,也是一排水泥房子,整齐漂亮。城门洞里依然有不少纳凉的老人,我向老人们打听,知不知道前些年有一个在这里纳凉的老头,姓于。老人们摇头。我又问,知不知道这后面原来的老木房子,里面有个孤老婆婆,老人们依然摇头。我又问,一点印象都没有么?老人们还是摇头。甚至很狐疑地看看我,好像在说,你怎么会问这样古怪的问题呢?是不是有病啊?

    站在城门洞口,听着广播里正在播送日本首相福田康夫访华的新闻,我久久无语。穿过城门洞的风,很凉爽,翻动着地上枯黄的叶子,发出细微的沙沙的响声。一只鸟儿从头顶飞过,又一片落叶自树冠飘落。我知道,在时间的河流里,一切,都将随它而去。


相关文章
·黑烟(二)
·黑烟(一)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山巅的村庄
· 淡之韵
· 鸽子花的故乡
· 满山风情白溢寨
· 卞毓方:拔出还要目透凡尘百丈
· 王先霈:甘茂华散文评说
· 哭嫁
· 全情投入·山桐子撑起一片天

阿蓬江畔的村庄

土家织锦

最回味充满父爱的那锅鱼汤

最忆土家过年时
· 哭嫁  
· 栀子花儿开  
·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 画家苦牛邓光明在国画创作中寻找个性  
· 中国红色文化大使邓超予出席红色文化传承...  
· 雷显平书法作品  
· 土家歌舞的一些表现形式 组诗  
   土家文博人在美国办展览
   叶梅 珍视民族性带来的文化独特性和差异性
   《大湘西系列作品集》四卷由中国书籍出版社
   妹娃要过河——遥远而明亮的路
   罗福东
   《二嘎公走人户》土家生活搞笑小说(一)
   隘口与黄金村
   《土家织锦》树起土家织锦的历史丰碑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