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学林 》 艺术音乐
竹枝词的源流与土家族的关系

                        作者:田昌令  信息来源:长阳土家族网

      竹枝缘

    生自巴乡山水间,早逢吟士嫁当年。
    短歌仍唱风情调,魂系土家难解缘。

    竹枝词又称“竹枝”,既是乐府《近代曲》名,又是词牌名。其形式为七言四句,语言通俗,音调明快,是一种以描述民风、民俗、民情的民歌体诗词形式。因雅俗共赏,竹枝词的读者甚众,流行甚广;古往今来,不绝于世。从竹枝词的发端、发展和现状来考察,我们不难发现,竹枝词与土家族有着深远的渊源关系和错综的难解之缘。

    一、竹枝歌是土家族先民的歌谣

   我们今天读到的竹枝词多是“文人竹枝词”,它的前身是古代民间的竹枝歌。《词律》称:“《竹枝词》一名《巴渝辞》。”竹枝歌本出巴渝,故有“巴渝竹枝”或“巴歌”、“巴渝辞”、“巴人调”等称谓,是中国古代民歌中的一个种类。

  历史资料记载,竹枝歌在春秋战国时代就流传开来了,当时的“下里巴人”就是指的这种民间流行的竹枝歌。“竹枝歌巴渝之遗音。”历代专家学者认为,古代竹枝歌是巴人集体创作的歌谣,内容多是描写山野恋情,表达男女调逗的情致,词多鄙俚。鲁迅在《且介亭杂文•门外文谈》中说过:“唐朝《竹枝词》和《杨柳词》之类,原都是无名氏的创作,经文人的采录和润色之后,流传下来的。”由此可见,原始竹枝歌长期在古代巴乡民间传唱,经过长时间口头流传,其中一部分精华被文人润色后记录下来。大量的史料证明,竹枝歌是古代巴人的民歌,亦可称为“巴歌”。

  巴人是一个古老的民族,主要分布在今渝东、鄂西一带;早在商、周时期,巴人就生活在鄂西南的清江流域。殷墟甲骨文中记载的“巴方”,就是古代巴人族聚居的地方。《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 》曾有巴务相“因共立之,是为廪君”,“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最后“君乎夷城”的记载。经考古发现,清江长阳的香炉石,就是当年巴人首领——廪君建立巴国“君乎夷城”的所在地。

  秦灭巴以后,巴国不复存在了,但巴人不断迁徙,广泛分布于武陵山区。秦实现统一后,在原巴人故地设巴郡、黔中郡、南郡,汉改黔中郡为武陵郡。史书把当时活动于武陵山区的巴人后裔通称为“巴郡蛮、”、“南郡蛮”和“武陵蛮”;西汉时,被称为“武陵蛮”、“澧中蛮”、“溇中蛮”、“零阳蛮”;唐宋时期,把居住在渝鄂湘黔交界地的巴人后裔以地名命族名,称为“夔州蛮”、“信州蛮”、“彭水蛮”、“施州蛮”、“辰州蛮”、“石门蛮”、“溪州蛮”、“高州蛮”等等。杜佑在《通典》中概而言之“其在峡中巴梁间,则为廪君之后”。

  黄庭坚说过:“《竹枝歌》本出三巴,其流在湖湘耳。”明代曹学佺在《蜀中名胜记•风俗记》中云:“夫竹枝者,闾闾之细声,风俗大端也。四方莫盛于蜀,蜀尤盛于夔”。可见,“竹枝歌”的原产地正是巴人后裔聚居的地区。据此,贵州土家族作家田永红先生进一步指出:“竹枝歌”发源于古代巴族地域即今天的武陵山地区的长江三峡、沅水、酉水、清江及乌江流域的中下游一带。

  竹枝歌早在巴人地区民间流传久远,然而,被外人发现已经是中唐时期。朱自清在《中国歌谣》中明确地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最早的山歌是竹枝词,发现的时候,已是中唐”。这时,巴人与汉人早就有了文化上的交流和融合;正是具备了这一前提条件,巴乡歌谣才有可能为外界所知道。

  从文献史料中,我们不难找到“巴人与汉人早就有了文化上的交流和融合”的线索。《华阳国志•巴志》载:“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乎《尚书》。巴师勇锐,歌舞以凌,分心殷人,前徒倒戈……”宋王《对楚王问》答曰:“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人属而和者数千人”。战国时期,秦国与巴人的一支板楯蛮盟约曰:“秦犯夷,输黄龙一双;夷犯秦,输清酒一钟”。由此可以推测,巴人与外界早就具有语言上的交流;在巴人族群中,一定有懂“周文”、“楚文”和“秦文”人才。这样看来,没有自己文字的巴人后裔,用汉语演唱和记录自己民族的歌谣就不足为奇了。这是后来汉族文人收集巴裔地区竹枝歌,并加工整理成竹枝词的重要条件。

  土家族是巴人后裔,早已成为定论。潘光旦教授在《湘西北的“土家”与古代巴人》一文中,确定了“土家”是古代巴人后裔的结论。几十年来,大量的考古发现和科学鉴定进一步证明,土家族就是古代巴人的后裔。巴人竹枝歌流传和演唱的地区,正是今日土家族聚居区,不言而喻,竹枝歌就是土家族先民的歌谣。

    二、土家族民歌与竹枝歌一脉相承

   民间传唱的这种巴人歌谣,为什么叫“竹枝”?我们可以从“竹枝”原型保留的“和声”残迹来探寻。

  《钦定词谱•卷一》在“竹枝”词谱条目中有一段说明:“《尊前集》载皇甫松《竹枝词》六首,皆两句体。平韵者五,仄韵者一。每句第二字,俱用平声,余字平仄不拘。所注竹枝、女儿、枝儿,叶韵,乃歌时群相随和之声。”《钦定词谱•卷一》举出了皇甫松的两首《竹枝词》为例:

    其一
 
    芙蓉并蒂(竹枝)一心连(女儿),
   花侵槅子(竹枝)眼望穿(女儿)。

    其二

   山头桃花(竹枝)谷底杏(女儿),
   两花窈窕(竹枝)遥相映(女儿)。

 《钦定词谱•卷一》举为例词的还有孙光宪的一首四句《竹枝》:

    门前春水(竹枝)白草花(女儿),
   岸上无人(竹枝)小船斜(女儿)。
   商女经过(竹枝)江欲暮(女儿),
   散抛残食(竹枝)饲神鸦(女儿)。

   由此得知,当年流传于巴乡民间的“竹枝歌”皆以七言句为固定句式;在演唱时,每句的四字后以“竹枝”为和声,句末以“女儿”为和声。“竹枝”其名由来,显然是取自于第一个和声。刘禹锡在《竹枝词•引言》有一段这样的描述:“里中儿联歌竹枝,吹短笛击鼓以赴节。歌者扬袂睢舞,以曲多为贤……”可以看出竹枝歌是一种歌舞形式。扬袂可歌,踏足可舞,歌舞结合,边歌边舞,同时还吹短笛,击鼓赴节。这情景不会是刘禹锡的虚夸描绘,而是当地“竹枝歌舞”活动的真实写照。“竹枝词”源于巴渝舞曲辞,本是巴语歌唱。汉字记音的“巴渝辞”在魏初尚为人“莫能晓其句度”,这说明“竹枝”、“女儿”作为巴渝舞曲辞歌唱时的和声,或许是巴人语言汉字记音的结果,没有具体含义。

  到了唐代,自从有了文人介入,“竹枝”分化成两个系列:一个系列是文人根据“竹枝”的句式和格调创作的一种新的诗词体裁,称之为“文人竹枝词”;在长期的创作过程中,“文人竹枝词”逐步形成了自身的音韵格律,并且省去了作为衬词的“竹枝”、“女儿”。另一个系列是继续在民间流传的歌谣,包括后来演变而成的山歌、田歌、渔歌、船歌、情歌、儿歌、神歌、酒歌、薅草歌、丧鼓歌等等。由“竹枝”演化的民歌,顽强保留着巴人歌谣的遗风余韵;不仅仍然保持着自由活泼的格调,而且在演唱中还保留着明显的衬词。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巴人后裔——土家族歌谣中找到脉络。

  由于受先民巴人“能歌善舞,极其乐观”习性的遗传,土家族是一个喜歌好舞的民族;有人称土家族是“会说话的人就会唱歌,会走路的人就会跳舞”,其实并不为过。从古至今,土家族民间流传的歌谣浩如烟海,不可计数。仅《中国歌谣集成•湖北卷•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歌谣分册》就收录了“长阳民歌”一千多首(组),歌词近四十万字。这些歌词是土家族歌谣中直接表达思想内容的文学部分。“喜者歌其乐,愁者歌其苦,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从收集的歌谣来看,土家族歌词多采用七字句,为韵文体,常用句式有七言四句(一、二、四句押韵)、七言五句(一、二、四、五句押韵)、七言六句(一、二、四、六句押韵)、七言八句(二、四、六、八句押韵)及三七七十杂言体。在各种组合格式中,七言句占绝对多数,这一特征与古代巴乡竹枝歌十分相近。

  这种七言句式的特征,在“五句子”歌词表现得尤为明显。五句子歌是土家族地区一种独具特色的民歌,其基本格式是七言五句。如:

    问声歌师几多歌,
   山歌硬比牛毛多,
   唱了三年六个月,
   歌师喉咙都唱破,
   才唱一个牛耳朵。
 
   又如:

    石榴没得桔子圆,
   郎口没得姐口甜,
   去年六月亲个嘴,
   今年六月还在甜,
   好似蜂糖调炒面。

   五句子歌词这种完全采用整齐划一的七言句式,在民歌中比较少有。尽管有时为了内容的需要,五句子歌词的个别句子突破七个字,但在歌咏时仍然要回复到七言的节凑上来。如:

    昨日与姐 同过坪,
   风又吹来 雨又淋。
   风又吹来撑不得伞,
   雨又淋来交不得情。
   人不害人 天害人。

   从句式上看,土家族五句子歌与古代竹枝歌有很近的亲缘关系,堪称巴乡民歌“姊妹篇”。
  
    在土家族民歌中,衬词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而且运用较为广泛,并丰富多彩,如“哎呀佐”、“嗬也嗬”、“哎哟也”、“喂衣哟”、“唦也儿嗬”、“罗”、“哪”、“嘛”、“哦”、“啊”、“哇”、“唉”、“罗姐儿”、“呀”、“吱”等等。这些衬词作为语言成份的表义是有限的,但与特定的曲调结合后却有很强的表情作用,它也是土家族民歌歌词外能影响风格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土家族聚居地区,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方言,所用的衬词也不尽相同,以此表现出土家族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有时仅凭民歌中独特的衬词,即可确定土家族民歌的地域性。

    在土家族民歌中,衬词保存得最完整、应用得最典型的是重庆石柱的“啰儿调”,当年蜚声海内外的《太阳出来喜洋洋》就是其代表作之一:

   太阳出来(啰儿),喜洋洋(啰—啷啰),
  挑起扁担(啷啷扯—哐扯),上山岗(啰儿)。

   石柱县地处武陵山脉与长江三峡库区交汇地带,县域部分地方为唐代忠州所辖,是古代竹枝词流行的地区。“啰儿调”就是石柱县内长期流行的民歌。从句式结构看,石柱“啰儿调”中的七言四句式占多数。这种整齐的七言四句体和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风格,与唐代刘禹锡、白居易等文人笔下的竹枝词不谋而合。从衬词上分析,竹枝词的“女儿”、“竹枝”和“啰儿调”中的“啰儿”、“啰喂”与当地土家方言习惯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专家共同认定“啰儿调”有古代竹枝歌遗风,被誉为竹枝调的活化石。

  三峡大学三峡文化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黄权生和李卫红撰文提出:盛行于湘鄂巴渝等地区的(莲湘)连宵歌舞,具有唐宋三峡的民间竹枝歌舞遗风。古人《竹枝词》对此有过描述:

    贫女谋生亦可怜,竹竿凿眼贯青钱。
   逢人高唱湖南调,柳柳连来柳柳连。

   作者注:《柳柳连》者,以竹竿凿穿贯以金钱。编辞唱出,其句末为“柳连柳”。
  
    从这首竹枝词和注释以及黄权生、李卫红在文中描述的情景看,这种以竹竿为道具的歌舞至今仍在土家族地区存在;长阳土家族人称之为“打九枝鞭”,恩施土家族人称之为“打连响”。它的演唱形式是群歌群舞,边跳边唱,或有伴凑;道具是每人持一根三尺左右、两头凿眼配有金属片的竹竿,用其敲打腿、臂、腰、背;歌词多为七言句式,演唱时配以“柳呀吱柳连柳”、“柳啊吱连柳海棠花儿”的和声(有的将和声唱成“柳啊吱柳啷噔儿”、“ 柳啊吱啷噔儿海棠花儿”)。如:

   正月就把年宵打(呀—柳呀吱柳连柳)!
  二月就把风筝扎(呀—柳啊吱连柳海棠花儿)!

   专家认为“这是‘竹枝词歌舞’现代遗存形式”。这种民间歌舞形式主要存续地区是湘、鄂、川、黔、渝,正与“《竹枝歌》本出三巴,其流在湖湘耳。”的描述十分吻合。

  与“柳柳连”相类似的采莲船(有的称“彩年船”)调,亦可见到古代竹枝歌的遗韵。无论采莲船从何而起,经何流传,但最后在土家族地区的唱腔与竹枝歌有着惊人的相似。如:

    采莲船儿(哟—哟!)四角灯(来—呀嗬喂!),
   今日来贺(哟喂吱哟!)龙舟坪(来—划着!)。

   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长期流行于湖北长阳、巴东、五峰一代的跳丧舞。跳丧舞是清江流域土家族人特有的一种古老的丧葬仪式舞蹈,至今,土家族死了老人以后,附近乡亲皆来跳丧。演唱形式是一人击鼓领唱(称作“叫”),众人在灵柩前对舞,边跳边和(称作“接”)。从音乐、舞蹈到歌词内容,跳丧少有悲沉之感,音乐高亢欢快,舞步健美勇武。歌词内容十分广泛,死者的生平事迹,秦汉唐宋的历史传奇,真挚的爱情故事,日常的生活趣事都是歌唱的题材。歌词多为七言四句,也有“五句子”,每句音节点为前四后三式,保持着古代巴歌“竹枝”古朴的格调。因其主要唱腔伴有“撤叶儿嗬”的和声,故又称之为“撤叶儿嗬”。如:

   击鼓者叫:正月里来无花戴,
  跳舞者接:撤叶儿嗬耶!
  击鼓者叫:二月来时花才开;
  跳舞者接:正月里来无花戴,二月来时花才开;
  ……
  跳丧舞因和声不同,对不同的唱腔有不同的名称。如“幺姑子姐”:

   击鼓者叫:这山望到那山高呀喂!
  跳舞者接:(幺哇哦姑子姐呀喂,幺哇哦姑儿姐呀喂)
  击鼓者叫:望到(一个)那山(是)
  跳舞者接:(姐的哦伙耶)
  击鼓者叫:好茅草哇(幺的姑儿姐呀),
  跳舞者接:(姐的哦嗬儿耶)好茅草哇(幺的姑儿姐)
  ……
  又如:

   击鼓者叫:(呀的呀嗬咿,呀的呀嗬也!)打(一)个哑谜(子)你来猜呀(呀的呀嗬也!)
  跳舞者接:(呀的呀嗬咿,呀的呀嗬也!)你(就)把哑谜(子)打上来呀(呀的呀嗬也!)
  ……
  
    有关史料记载,隋唐时期,土家族先民——巴人有"其父母初丧,击鼓以道哀,其歌必号,其众必跳"之俗。“家有亲丧,乡邻来吊,至夜不去,曰伴亡。于柩旁击鼓,唱俚歌哀词。”从歌词结构和演唱形式来看,土家族的跳丧舞与古代巴人的“竹枝歌舞”是同宗同源的民间艺术,仅仅是表演的场合不同而已。

  大量的事例可以说明,古代巴人“竹枝歌”的风韵仍在土家族地区民歌中存续。这些古代民间艺术的化石,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需要特别加以保护。同时,这些民歌中仍有不少是今天诗歌创作的源泉和养分,可供我们不断吸取。 

    三、竹枝词是土家族的一面镜子

   历史上最早作《竹枝词》的文人是中唐诗人顾况。他有《竹枝》云:

帝子苍梧不复归,洞庭叶下楚云飞。
 巴人夜唱竹枝后,断肠晓猿声渐稀。

   这首竹枝词记述了当年巴人唱竹枝歌的内容、时间和情境。
  但是,真正让竹枝词名声大振的是稍后的唐代诗人刘禹锡。唐长庆二年(822年)刘禹锡到达夔州(即建平)任刺史。在这里,他接触到了当地流行的“竹枝”民歌,并对其进行改作,展示巴渝一带的民众生活,使之大放光彩。刘禹锡创作的《竹枝词》共有两组,一组九首,另一组两首。词的题材内容非常丰富,表现了巴乡普通百姓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民俗特色。有写巴乡民歌动游子思乡之情的,如:

白帝城头春草生,白盐山下蜀江清。
 南人上来歌一曲,北人陌上动乡情。

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唱本乡歌。
 今朝北客思归去,回入纥那披绿罗。

   有写巴乡男女爱情的欢乐与忧愁的,如: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
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有借巴乡景物,抒发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感慨,如:

城西门前滟滪堆,年年波浪不能摧。
 懊恼人心不如石,少时东去复西来。

瞿塘嘈嘈十二滩,人言道路古来难。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有巴乡民俗风情的写照,如:

江上朱楼新雨晴,瀼西春水縠文生。
桥东桥西好杨柳,人来人去唱歌行。

两岸山花似雪开,家家春酒满银杯。
昭君坊中多女伴,永安宫外踏青来。

   有描画巴乡山地居民劳动生活场景的,如:

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
银钏金钗来负水,长刀短笠去烧畲。

   在刘禹锡的手中,《竹枝词》“同于民间歌谣而能去其俗鄙,异于文士之作而不失其雅韵”,被称为“气象氤氲,含思宛转,朴素优美,别具一格。” “道风俗而不俚,追古昔而不愧,”“词意高妙”、“奔铁绝尘”。对后世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也使得《竹枝词》成为巴乡文化中最有代表性的艺术精品。
  
    和刘禹锡同年出生的大诗人白居易,于元和十四年被贬为忠州刺史。他也喜爱并创作了《竹枝词》,其典型代表作,有忠州任上的《竹枝词四首》,其中三首描写了听“蛮儿巴女”夜唱竹枝歌时的感受:

瞿塘峡口冷烟低,白帝城头月向西,
唱到竹枝声咽处,寒猿晴鸟一时啼。

竹枝苦怨怨何人,夜唱山空歇又闻。
蛮儿巴女齐声唱,愁煞当年病使君。

江畔谁人唱竹枝,前声断咽后声迟。
怪来调苦原词苦,多是通州司马诗。

   有一首写三峡独特的景物:

巴东船舫上巴西,波面生风雨脚齐,
水蓼冷花红簇簇,江篱湿叶碧萋萋。

   另有一首反映当时土家族妇女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江陵市上卖珠花,妾爱珠花插鬓斜。
郎若去时千万买,摈与三斤麦颗茶。

   这首收录于《巴东县志》的竹枝词中,我们可以窥见,当时巴乡人与山外贸易的情形。

    在沈阳先生选注的《土家族地区竹枝词三百首》中,可以读到宋代苏轼、苏辙、黄庭坚、范成大、杨万里、明代杨慎、冯梦龙、清代黄遵宪等名家的竹枝词。这些竹枝词如同一面面镜子,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土家族地区当时的风土人情。

  宋代诗人陆游“自乾道庚寅(公元1170年)入蜀,至淳熙戊戍(公元1178年)东归,九年间两过巴东”。他是“自吴入楚,行五千余里,过十五州”入夔的。在这个西行道上,他多次听过巴人竹枝歌,并用《竹枝词》记下了诗人“历吴入蜀上巴峡”时所闻所见:

天年痛饮蜀江边,金杯却吸峨眉月。
竹枝歌舞新教成,凄怨传得三巴声。

   如此,巴乡竹枝不仅成了文学大师们创作的源泉,而且大大丰富了各个时期诗词的形式与内容;同时,巴乡竹枝词成为外界了解土家族地区人们生活情形的重要途径。

  除了唐宋明清的著名诗人写《竹枝词》外,巴人后裔土家文人也写了许多竹枝词,而且他们写的竹枝词,几乎和当年的“巴渝民歌”一脉相承,更富有“巴歌”风韵。

  土家文人最早用竹枝体进行创作的要数湖北容美土司“田氏诗派”鼻祖田九龄。他在明代嘉靖年间就开始创作了《竹枝词》,有一首是这样写的:

郎去湘江经几秋,西风北雁又南州。
含颦日月江头望,不见郎舟见客舟。

   这首竹枝词,写一个痴情的土家族女子对离乡远行的郎君的思念之情;词作内容,还从侧面反映当时的土家族男人外出经商或劳作的情形。

  自田九龄后,在明、清以及民国时期,创作竹枝词的土家族文人就更多了。沈阳先生选注的《土家族地区竹枝词三百首》中,有四十多个作者是清朝、民国时期土家族文人和在土家族地区为官的文人。在清代,以彭秋潭为代表的“长阳竹枝词”、以田泰斗为代表的“五峰竹枝词”和以彭勇行为代表的“溪州竹枝词”就写得更有特色。如果说“五峰竹枝词”和“溪州竹枝词”是一部清代土家族的风土画卷,那么,彭秋潭的“长阳竹枝词”则是一部诗歌体的地方史志。无论是“画卷”还是“史诗”,都是土家族地区社会风貌的艺术表现。

  也许是由于“竹枝”故乡的民情风俗嬗延传承的影响,巴人子孙——即土家族人历来喜欢吟咏“竹枝词”。也许是由于竹枝词具有“陈风俗”、“ 表土物”、“概习尚”等记事补史功能,土家族地区历代史志的艺文卷中,收录有许多诸如《长阳竹枝词》、《湘西竹枝词》、《容美竹枝词》、《鹤峰竹枝词》、《酉阳竹枝词》和《咸同离乱竹枝词》等艺术佳作。这些竹枝词给人们展现了一幅幅当时土家族地区风土人情的生动画面。

  有土家族的历史掌故,如:

土船夷水射盐神,巴姓君王有旧闻。
向王何许称天子,务相当年号廪君。
——[清]彭秋潭

   有土家族的生产劳动,如:

十亩新秧插不多,相将玉黍种山坡,
女红亦解耕耘好,馌饷芳塍听鼓锣。
——[清]李焕春

农人随口唱山歌,北陌南阡应鼓锣。
莫认田家多乐事,可怜汗雨拭盈蓑。
——[清]田泰斗

砍竹新编好背篓,百斤重负力难休。
好教两臂归圈套,一杵斜阳过岭头。
——[清]李焕春

滩声人语两喧哗,小船系傍石槎牙。
深潭夜火好身手,三尺鱼儿齐上叉。
——[清]饶锡光

   有土家族的衣食住行,如:

一层麻布一层风,十层麻布也过冬。
饱餐稀饭懒豆腐,格蔸火畔热烘烘。
——[清]彭秋潭

蛮酒酿成扑鼻香,竹竿一吸胜壶觞。
过桥猪肉莲花碗,大妇开坛劝客尝。
——[清]彭 淦

三月出蕨初茁芽,枞林九月菌生桠。
秋岭红熟累累果,玉湎狸肥味更佳。
——[清]彭勇行

春山笋长竹鸡飞,紫蕨红姜白甲肥。
两搀尚有隔年酒,说与渠侬归不归?
——[清]彭秋潭

   有土家族的岁时节庆,如:

元旦开门花纸钱,红灯绿酒出朝天。
还家竟似客初到,各自相呼拜新年。
——[清]田泰斗

灯火元宵三五家,村里迓鼓也喧哗。
他家纵有荷花曲,不及侬家唱采茶。
——[清]彭秋潭

鸡豚表饭祭清明,几页花幡墓上横。
剩得丝棉一张纸,儿童偷去作风筝。
——[清]田泰斗

满天梅雨近端阳,竹叶隔霄裹粽忙。
一朵榴花两只艾,大家女儿学新妆。
——[清]田泰斗

包袱野祭哭中元,先祭新魂后故魂。
 纷纷月下归宁女,柳暗花明各一村。
——[清]彭秋潭

金轮捧出碧山头,坐看月花果现不?
 豆架瓜棚频眺望,须防有客夜摸秋。
——[清]田泰斗

轻阴微雨好重阳,缸面家家有酒尝。
 爱他采茶歌句好,重阳作酒菊花香。
——[清]彭秋潭

   有土家族的男女爱情,如:

数声啼鸟唤哥哥,密树丛丛袅女萝。
 郎在对门侬不见,相思只隔一条河。
——[清]吴子丹

纱帽山下见郎心,白马岩前泪满襟。
 郎戴乌纱骑白马,莫叫妾作石观音。
——[清]彭秋潭

   有土家族的婚姻嫁娶,如:

养侬长大又陪妆,养女由来也自伤。
 最是哭声听不得,一声宝宝一声娘。
——[清]彭勇功

箫声隐隐独辉煌,十个儿童巧样妆。
 绝妙风流名色艳,华筵都唤状元郎。
——[清]田泰斗

十姊妹歌歌太悲,别娘顿足泪沾衣。
 宁乡地近巫山峡,犹似巴娘唱竹枝。
——[清]彭秋潭

婚期犹学古桃夭,一夜春风架鹊桥。
 借问深闺小儿女,最销魂可是花朝?
——[清]田泰斗

   有土家族的丧葬风俗,如:

家礼亲丧儒士称,僧巫法不到书生。
 谁家开路添新鬼,一夜丧歌唱到明。
——[清]彭秋潭

   有土家族地区的风物,如:

从无隙地种桑麻,不是山巅即水涯。
 两岸重山三百里,竹荫深处有人家。
——[清]谭文楷

每逢路转见村烟,不羡桃源别有天。
 扪虱老翁闲曝背,画眉啼到竹篱边。
——[清]吴子丹

   有土家族的反抗斗争,如:

向阳桃子个个红,背阳葵花颗颗空。
 要想胀顿饱饱饭,扛起梭标跟贺龙。
——[民国]佚名

 有土家族的文化娱乐,如:

田家峒畔社场开,姊妹双双赴会来。
 一尺云鞋花满口,也装莲步上歌台。
——[清]彭勇行

福石城中锦作窝,土王宫畔水生波。
 红灯万点人千叠,一片缠绵摆手歌。
——[清]彭施铎

换工男女上山坡,处处歌声应鼓锣。
 但汝唱歌莫轻薄,那山听见这山歌。
——[清]彭秋潭

逐户灯光灿夜缸,新年气象俗敦庞。
 一夜元宵花鼓闹,杨花柳曲四川腔。
——[清]田泰斗

毽子纷纷踢场前,一声画板响金钱。
 拜年客去呼儿挽,犹自姣痴面向天。
——[清]田泰斗

   除了上述这些方面,土家族文人竹枝词还有表达离别相思、描绘山川风光、表现扬善抑恶、刻划生活艰辛、揭露恶者罪孽和微寓劝戒教化的篇章;可谓世态百象,应有尽有,恰如一幅幅丰富多彩的土家风俗图画。

    四、土家族地区的竹枝新唱方兴未艾

   无论是民间“竹枝歌”,还是文人“竹枝词”,都是巴人后裔——土家族的文化遗产和艺术瑰宝,倍受土家族各界人士的喜爱,因此,在土家族地区世代传承,经久不衰。尽管随着社会的发展,土家族地区传统文化存续空间日渐萎缩,但是,由于相关部门和一批有识之士的高度重视,土家族地区的“竹枝”仍然顽强地生长着。

  土家族地区民间流传的“啰儿调”和“撤叶儿嗬”,是最具“竹枝歌”风韵的两种艺术形式,已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专家认为是“竹枝词歌舞”现代遗存形式的“打连响”(亦称“莲湘”),已列为三峡文化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项目。土家族五句子歌被称为竹枝歌的姊妹篇,近年也引起了有关专家的关注。这些都是民间竹枝歌得以保存和流传的有利条件。

  更值得欣慰的是,在沉寂数十年后,土家族地区文人竹枝词又呈现出可喜的局面。自上世纪末,一批有识之士着手对古代文人竹枝词进行收集、整理和研究。早在1983年,湖北长阳土家族自治县陈金祥完成了《秋潭竹枝词浅注》。2000年,重庆奉节赵贵林完成了《三峡竹枝词》的编辑出版,其中收录历代文人的三峡竹枝词一千多首。2003年,由巴东沈阳选注的《土家族地区竹枝词三百首》面世,收集了61位诗人的竹枝词。这些举措,无疑对宏扬优秀的民族文化、推动竹枝词创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在收集、整理和研究古代文人竹枝词的同时,土家族地区的竹枝词的创作日趋繁荣,出现了一批热心竹枝词创作的当代诗人,如:重庆的赵贵林、杨辉隆、冉晓光、唐刚,恩施的杨道雅,五峰的山竹(周道云),长阳的杨发兴、陈金祥等。他们率先垂范,古调新弹,继承传统,反映现实,创作出了大量的新竹枝词佳作。值得一提的是,长阳诗词协会主办的诗词刊物《长阳诗苑》自创办起,就辟有竹枝词专栏;连续20多期,刊载会员新竹枝词作品1200多首,参与新竹枝词创作的会员达30多人。本人自2000年开始习作竹枝词,共习成竹枝词600多首,其中半数以上涉及到土家族地区的风土人情和山川风物,先后有100多首发表在《长阳诗苑》上。

  从当代竹枝词创作的趋势来看,土家族地区将出现继唐宋、明清之后的第三次竹枝词创作高潮。一大批当代竹枝词作者,在继承传统形式的基础上,大胆地采用新语言,开拓新主题,描绘新气象,展示新风貌,呈现新风俗,表达新情趣。他们的新竹枝词作品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上反映了土家族地区的新变化、新风貌和土家族人的新生活、新境界。

    下面试举几例:

    新三峡竹枝词

    人定胜天天不语,鱼龙已自读兵书。
    端的三峡惊心浪,化作西湖烟水图。
                  ——[湖北]熊召政

   这首出自名家之手的竹枝词,用通俗语言,引三峡景物,道三峡巨变。

    土家山寨

    油茶咂酒赶年奇,吊脚楼高望眼迷。
    崖疆喜见兴隆象,借问三唐属哪期?
              ——[湖北恩施]杨道雅

   此作将土家山寨特有的景象与盛唐相类,呈现出土家族山乡的新面貌。

    夕  照

    碧水青山夕照明,老农收索疾归程。
    洋楼小院忙何去,央视联播预告声。
              ——[湖北五峰]周道云

   诗人用看“央视联联播”这一新事物,反映了土家族农民的新生活。

    看土家歌舞

    下里巴人遗古韵,土风土味尽乡情。
    一曲四川老头子,笑倒巴渝小后生。
     注:长阳民歌“四川来了个老头子”风趣幽默。
               ——[重庆奉节]赵贵林

   作者以自己特殊的身份,引用了一句通俗的民歌歌词,将一台作为旅游产品的土家歌舞生动有趣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某店叫卖

    一天工资开一百,巧语花言哄顾客。
    以次充优假冒真,吸血说成大放血。
              ——[重庆奉节]赵贵林

   诗句平白如话,诗意针砭时弊,于平铺直叙中见深刻,是此作呈现出的一种新格调。

    平湖镜光

    滟滟清江水蔚蓝,近浮黛影远浮烟。
    镜波荡漾三千顷,人在画中舟在天。
               ——[湖北宜昌]文启尧

   作者形象地展现了清江梯级开发以后的湖光山色,生动地反映了土家族地区的新变化。

    土家小贩

    薯片花生满篓装,声声叫卖驿亭旁。
    土家小吃真添劲,开袋更传七里香。
              ——[湖北大冶]纪拥军

   诗人用游客的眼光关注“土家小贩”,对旅游景点时兴的叫卖小吃现象给予肯定。

    ○的妙用

    多画○○可报功,锦囊妙计在○中。
    原来数字○加上,十倍翻番骗上峰。
              ——[湖北长阳]李柏林

   在诗句中依律巧妙地嵌入非文字符号, 是新竹枝词的一种成功尝试。此作幽默诙谐地讽刺弄虚作假的不良作风,诵来朗朗上口,想来形态毕现。

    赴  宴

    请柬一收背脊寒,人情不断重如山。
    囊中羞涩邻家借,忍气强吞议价餐。
              ——[湖北长阳]杜祖渭

   作者引用“议价餐”这一流行的幽默语,生动地表现了世人反感“人情风”的心态。

    电视讲话

    荧屏闪亮现尊君,反腐倡廉剖析深。
    惹得发廊阿妹笑:自身就是采花人。
              ——[湖北长阳]杜祖渭

   用“荧屏”这一新型介体,将“尊君”托出;又用“发廊阿妹”这一花丛中者,将“采花人”揭穿;从事象到意境,此作都具有极强的现实性。

    文化村

    道是台前戏也浓,娥眉皓齿逗春风。
    款爷莫用真情待,掏尔荷包是正宗。
              ——[湖北长阳]陈金祥

   诗人选取新兴的土家歌舞表演中“找莫毕”(即:找新郎)这一场景,表露出对这种“掏尔荷包”游戏的态度。

    水果摊

    街角常年水果摊,淝桃桂荔接潮柑。
    秦冠苹果沙田柚,贩罢天山贩岭南。
              ——[湖北长阳]陈金祥

   这首竹枝词通过对水果摊描述,形象地反映出而今土家族地区市场繁荣和对外商品流通的新景象。

    闹  房

    玉人一对喜交杯,台下吆喝好几回。
    最是公公难得过,要询媳妇答三围。
              ——[湖北长阳]陈金祥
 
   “闹房”是传统的婚俗,而“三围”却是时髦的词语,将其用在公媳之间,真是别有风趣。诗人很能掌握分寸,做到了趣不过度,俗不伤雅。

    约 会

    楼上姑娘望远方,手机怀里响丁当。
    他问今夕何处见?笑答还是小河旁!
              ——[湖北长阳]杨发兴

   电话约会是土家族男女青年的一种新时尚。诗人敏锐地捕捉到“接电话”这一细节,用一问一答,将意境营造得情趣盎然。

    猫 鼠

    而今硕鼠为啥多?大小官仓可做窝。
    堪叹猫咪全变懒,整天陶醉喊春歌。
             ——[湖北长阳]杨发兴

   硕鼠是个旧事象,猫懒则是新原因;诗人用“陶醉喊春歌”这一双关语,将懒猫的形象刻画得更加淋漓尽致,词意更有张力。

    新竹枝词

    竹枝不仅唱风情,也颂国家百废兴。
    讽劝褒扬全可用,还能翻作不平鸣。
              ——[湖北长阳]杨发兴

   从“唱风情”到记“废兴”,从寓“讽劝”到鸣“不平”,是当代新竹枝词题材扩展的必由之路。杨发兴先生《鸿泥三集》收录近年创作的新竹枝词80首,就充分体现了这个趋向。

  纵观土家族地区新竹枝词,可谓数量多、题材广。但从整体水平上来看,多数作品的质量有待于进一步提高,有些作品在韵律、韵味上均达不到竹枝词的要求。与清代土家族地区文人竹枝词和当代关东、北京、上海、岭南的文人竹枝词相比,土家族地区新竹枝词尚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相信,只要各界重视,多方努力,竹枝词这一土家族文化的瑰宝一定会在原产地大放光彩


相关文章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沿河土家饮食文化溯源及保护与开发
· 梯玛的绝技和功能
· 梯玛的传承刻不容缓
· 永顺土司抗倭维护明朝边疆稳定
· 关于土家族医药保护和发展的研究
· 从黔东田氏土司沿革谈“改土归流”的历史必
· 刘兴国《从巴人到土家族》出版发行
· 土家族语言在确认土家族单一民族中的地位和

远山的呼唤

中国土家族经济文化研究协

八宝铜铃舞

梵净山佛教文化旅游
· 自然环境对土家族文化的影响  
· 论长阳土家族跳丧舞的文化构成  
· 试论恩施自治州的文化生态保护  
· 土家族 “过赶年”辩析  
· 武侠湘西是宣传湘西文化旅游的另一张名片  
· 命根子泥土  
· 鄂西土家族还愿仪式解读  
· 彭家寨乡土建筑的生态特征对未来建筑发展...  
   土家族文学“灵物母题”的叙事解读
   武陵山区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生物农业多样性
   协作互动推进武陵区域一体化发展
   对构建中国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思考
   武陵山经济协作区探索民族地区跨区发展
   阿蓬江畔的村庄
   论湘西州旅游扶贫研究
   长阳民间吉祥图简释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