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风情 》 推荐图文
对恩施土家女儿会的给定与诠释
                           作者:蔡元亨 信息来源:恩施新闻网


    
    通过本土文化专家、学者长期对恩施土家女儿会的田野考察,对亲历者所介绍的原生态女儿会的分析和研究,在这里对其作出一个给定和诠释。

    给定:土家女儿会源远流长,是土家文化自身的产物,今天,它是担当民族个性化标志的事物,是恩施高海拔地区由来已久的生命意义上的传统节日。这天,土家妇女可以在婚恋中主动挑选性角色,并有对生命关爱性的性自由,这是文化所获准的。它不仅可以改善因自然环境造成的婚姻畸形配对,而且把后来封建礼教对婚恋自由的压迫予以成功地阻抗和规避。它自始至终的人文关怀,是它的文化内核,也是它形成、存在并继续存在的原因。从而使它成为生命的感恩节,土家传统情人节。

    上面的给定,是土家女儿会的四个构成件。这个给定,以“土家女人在婚恋场合中主动挑选性角色”作为主题词。它被浅层次语境理解为“女人找男人”。以下从深层次的语境层面上作出理性的诠释。

    构件,给定了女儿会的文化属性;构件,给定了女儿会的文化本质;构件,给定了女儿会的文化功能;构件,给定了女儿会的文化内核。总之,女儿会是一个属性、本质、功能、内核完备的土家文化事象。

    “给定”说,女儿会“源远流长”,它究竟有多远多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个问题,等于在难为女儿会。因为整个土家族历史都是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有那么一点,都是专家学者考证出来的。作为一个民族,至今还有人质疑,何况女儿会呢?但我们总不能说,一个民族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说它不是一个民族,或说它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任何民族,不管它有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同样古老的。女儿会也是这样,我们只能在歌谣和传说中,感到一些关于它的历史脉冲,找到一点历史记忆。但它的确是一个一直传承着的古老民俗,有文化的属性、本质、功能、内核和独特的传承方式。一代又一代,它实实在在地存在着。但它实在无法“交代”自己有纪年的历史。现分别予以文化诠释。

    过去,农业生产力低下,刀耕火种和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的生产方式,使劳动所得不能维持劳动力自身的再生产,只能维持生命最低劣的延续,高海拔高寒地区尤其如此。土家族人民长期为民族生存的“三生(生产、生活、生殖)忧患意识”所困扰。在这种民族生存维艰的情况下,生存必须高频率地生殖。于是,“三生意识”的排序,被改变为生殖忧患、生产忧患、生活忧患,民族繁衍被提到生存的首位。

    土家文化保留到今天的那些民风民俗、自然宗教文化的遗落和由来已久所尊崇的图腾禁忌、民间歌舞,几乎一致指向生殖忧患意识。它成了民族生存的大义。

    如,一些经常性宗教活动中所使用的情景性咒语,《槃觚祭咒语》、《和合神咒语》所反映的内容,都是为民族个体祈请获得高频率的生殖能力和强大的生命媾和功能,以达到生命繁衍的瓜瓞绵绵。还有那些繁如仓粟的山民歌,它们所指向的也是婚恋自由和生命的原型记忆。

    原始的婚恋自由,本来就是为高频率的生殖提供了保证的,所以土家女人在生殖问题上是负载着“宗教密旨”和民族生存大义的。

    这些,说明土家女儿会是土家文化的自身产物,也说明了其为什么发生在高海拔地区的原因。千百年来,恩施石灰窑和大山顶山大人稀,直到解放前,还处于蛮荒(大山顶)和半蛮荒(石灰窑)的生态环境。狼虫虎豹,荆榛遍野,生产出行极为不便,白天上坡生产也需要结伴而行。“改土归流”前,虽然婚恋不受封建礼教的压迫,却受到严酷的自然环境的压迫,在婚恋上,造成了别无选择的畸形配对,这样的地区需要女儿会,它的出现,成了文化的必然。不知哪朝哪代,在民族心理群体水平的震荡下,形成了女儿会这种特别的婚恋形式。

    “改土归流”后,土家婚恋在受到自然环境压迫的同时,又受到封建礼教的压迫。这双重的压迫,使民族心理对封建婚姻产生逆反,在群体阻抗的心理作用下,加之山大人稀,帝力影响不及(所谓山高皇帝远)。更加凸显了土家女儿会对捍卫婚恋自由的重要性,它不仅能继续存在,反而影响更大,以石灰窑、大山顶为女儿会举办中心,辐射到周边地区和毗邻县市。

    女儿会的传承方式也很特别,它不需要头人倡首,一直是民族群体性传承和自发性举办的,这种传承和举办方式是由它的文化性质决定的。不像其他民俗活动,比如公益道场、迎神赛会、龙舟灯节,需要乡绅、头人或社区权威的倡首、组织、邀集。也不像表演技艺、手工绝活需要师传徒受。土家女儿会完全不依赖这种传承方式。当然,能有乡绅、头人的倡首和参与,能使女儿会更加隆盛增色。自从这些地区有了读书人,就开始有了文字记录,加之时代离今天较近,也就有了历史。如石灰窑的薛乡士、大山顶的王百万,也有了石灰窑的《黄氏日用杂志》。但这些“史”只是它的百年史,不是它的古代史,只是一点“历史感”而已。

    土家女儿会是生命意义上的节日,只受生命的暗示,是民族心理群体水平上的震荡,自然宗教和民族文化使之加激。可以说,在当时婚恋文化的背景下,周边人们尤其是未婚男女青年,对这一天的石灰窑女儿会和大山顶女儿会,投入了太多的关注和期许,女儿会成了他们一年中的中心话语。像春天里的小草在一夜间同时发?一样,人们也同时向女儿会中心辐凑云集。它举行日期的选定,也是约定俗成。这一切,正是女儿会的原始性和生命力的表现,也是它自发性举办方式的内因。这一切,说明了女儿会是真正扎根于土家文化的节日,是民族个性化标志的文化事象。正由于它是代代相传的群体性自发参与的生命节日,没有倡首、头人或真正权威性的个体传承人,就被山外某些专家学者误认为它是“伪民俗”,从而,使一个不知延续了多少代人、充满生命力的实实在在的民俗,被剥夺了话语权。

    实际上,对女儿会来说,只存在“伪认识”,不存在“伪民俗”。

    女儿会命途多舛,一路坎坷。作为传统文化节日,“改土归流”后,受封建文化的排斥和打压;解放初,又被极“左”路线划为封建事物而受到打压。尽管如此,直到上世纪50年代,女儿会仍在顽强地、自发地举行。但它有时不得不着上迷彩,比如,借“物资交流会”的形式举行,不过它仍是民族心中的女儿会和生命的最高兴奋点。遭遇“文革”后,女儿会才真正被当作“四旧”暂停活动。

    “文革”过去,文化春天到来,女儿会又自发地蓬勃复苏,比如,大山顶女儿会的“会”场,人山人海,当地政府出于治安考虑,只派民警维持秩序就够了。如果把已经蓬勃发展的女儿会当作“伪民俗”加以否定,这将是比“改土归流”、极“左”路线更可怕的否定和打压,因为这是对女儿会学术上的曲解,它能在山外人的心目中达到从根本上对女儿会否定的目的。虽然,一个历史久远的民俗没有那么脆弱,而且丝毫不影响女儿会照样举办下去,但这个“伪”字,却会给它那人文精神的辉光泼上脏水。这不仅对女儿会这个客观存在的、由来已久的文化事象不公平,而且是对恩施地区土家民族文化个性化标志的抹煞。

    女儿会的发展,也是随文化发展而发展的,它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地域越来越扩大,举办中心也多点化,并由高海拔地区向低海拔的河谷、坪坝、城镇延伸。因而,形式多样化、现代化。但不管怎样“化”,它的文化本质、内涵、人文精神的内核始终没有变化。

    土家女儿会是文化获准的,它的核心价值是高度的人文关怀,彰显了土家女人在婚恋上的英雄主义。它的人文主义精神在于:土家女人表现在社会生活中的人文特征,是既不想当贞女,又绝不当妓女,她们只要做完美自己人生的圣女。贞女和妓女是人性的两个极端,是封建礼教使女性人格分裂的结果,而中世纪对这一分裂一点责任也不负,用“旌表”和践踏两种极端的方式使分裂加深,女性所受到的迫害也由之加深,这显然是“礼教精神病”(蔡元亨《大魂之音:巴人精神秘史》)。女儿会无疑是对封建礼教的抗拒,对封建婚姻的颠覆、反动,也是对女性人格分裂的疗治。

相关文章
·关于传承与发展土家女儿会文化几个问题的研究
·“土家女儿会”的文化内涵和现实意义
·女儿会的由来
·“女儿会”的表现形式及其特征
·女儿会三百年概说
·女儿会的文化渊源
·女儿会产生的历史背景
·女儿会的文化意义
·女儿会的社会价值
·女儿会的传承和创新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李丹阳《红玫瑰土家妹》
· 神奇的土家族医药
· 武陵天下秀 活力土家医
· 土家族药文化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 土家族医药历史悠久 完善的医学理论临床疗
· 土家族饮食习俗
· 土家人民感谢党
· 到张家界旅游购年货品民俗带您体验大规模民

德江傩堂戏

土家八宝铜铃舞

土家摆手舞沿革

与神共舞走进土家人的傩堂
· 神往的武陵  
· 恩施板桥土家礼俗  
· 土家族的狩猎活动“赶仗”  
· 土家苦情歌的文化阐释  
· 我记忆中的土家巫医  
· 对恩施土家女儿会的给定与诠释  
· 土家族起居习俗  
· 土家族形成和稳定的历史过程  
   土家族摆手舞的起源
   长阳土家族的过年习俗
   土家花鼓子
   鄂西土家族的传统民歌
   土家族婚俗中的猪脚文化
   薅草锣鼓土家人的劳动进行曲
   土家族婚嫁习俗
   土家族哭嫁歌的艺术特点与价值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