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土家族文化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土家风情 》 资料荟萃
随潘光旦师川鄂土家行日记(三)
                             作者:张祖道    信息来源:土家族研究  

   
                一九五七年元月十一日  星期五  恩施—利川  小雨

    8时起,早饭后,冒雨到汽车站拍司机刘进陶。湖北省交通部门实行司机安全行车嘉奖制度,我们在错车时经常看见对面的大货车车头前挂着“安全行驶5万公里”,“10万公里”的搪瓷奖牌。引起我的注意。我到恩施后,就请交通部门介绍了一位模范司机。就是昨晚交谈的刘进陶同志,时间不多,阴雨天也拍了几张他和卡车在一起的照片。

    我们来到恩施,是湖北省的第一站,潘先生加上我们,进入了湖北境内就是湖北的客人,由湖北省负责招待我们。朱家煊同志是湖北省民政厅派来接待我们的干部,在四川境内,他同我们一样,也是客人,可是现在回到湖北,他就恢复为招待员了。他跑内时跑外的忙着。早上,他和我们一起,先送小申,小申已经完成接送任务,今天要开车回四川了。

    今后我们在鄂西南各县的调查、访问、就由恩施专署派车,派的就是昨天送我上街的那辆吉普型车,司机同志叫李思谦,28岁,本省巴东县人,他的家仍在巴东,有妻子和三个小孩。已有十多年驾驶经验。一辆英国制越野型车,比美国的小吉普略大,机械结构、越野性能可能近似,但已经不是吉普那种二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打扮,全身钢板拼装,车身、车挡、坐椅都是冷冰冰的钢板铁板,平时不支布篷,驾驶舱前的挡风玻璃老是平躺在引擎盖上,像头野牛横冲直撞的往前猛奔。它已经脱下战袍。露出清丽倜傥的姿态,车身浅灰,车厢顶盖都是铝金属制品,轻而结实,前面驾驶舱可以坐三个人,后厢有四个坐位,都是沙发。比较宽敞,上身和头部都可以伸直,挤一挤可以多坐二人,变成六个。从车后开门,在后面上下,比较方便。前后轴四个轮子可以一起传动,上坡的力度就大多了,也不怕路面坑坑洼洼,一碾而过车型、车门把手等小件设计也都轻便合用,不重美观,顶篷是双层的,中间留有空间,可以减轻夏天阳光暴晒的热度,车子才跑三千多公里,是辆新车。车的牌子叫“陆地漫游者”(Land Rover)这种车型叫“旅行车” (titian wagon,stafion是个名词,原意为站、台、局、所驻地、电台、Wayon是个名词,意为运货马车、运货车、小客车等、二字联用,指旅行车)。
恩施专置派民政科樊秋平同志陪我们一起下去调查。我原先还发愁车小坐不下五个人。现在好了,有这辆新车送我们,连司机一起可坐七个人。

    樊秋平同志是安徽毫县人,曾在中原大学学习,1953年分配到鄂西山区来修恩施至利川的公路,公路完成后留在利川县工作,再后来调到专署民政科的。10时余出发,前往专署下属的利川县,离开恩施县治所在的施南镇向西南方向的山区行去。

    恩施县在汉朝是巫县的地,三国时吴国置沙渠县,隋名清江县并入施州。明朝置施州卫,清朝改设恩施县后是湖北施南府治,在北周时,这里称施州,明叫施州卫,民国时废除施南府,一直沿用清朝的恩施县名。倒过来将恩施县府所在地叫做施南镇。恩施是鄂西山地中的要城和经济中心,山区的土特产多集中于此输出。恩施专区下属,以恩施城最大。二等县以利川和来凤次大。以下就宣恩、咸丰、建始、鹤峰、巴东诸县。

    恩施到利川是一条新修的公路,全国地图上还没有挂号登记。新修的道路比来时的川鄂公路平坦得多,也宽一些,可以并行三辆汽车,只是路边还出现一些坑洼,及有在修好后经不保养。山路仍多,汽车老得上上下下的爬坡。我们是冒着小雨和寒气上路的,有些地段翻起泥浆,说明新修道路还不坚实。出西城不远公路旁有一条伴行的溪流奔走湍急,像是要和来往车辆比快慢,路旁堆满了大块的方方正正的黑色石头,县里可能有大动作。老樊说,这附近有一个很大的出水洞,流出的水形成溪流水量很大,长年不断,落差也大,所以准备在洞口。修建一个水电站,建成后听说能发电700千瓦。这条从地下阴河里流出的溪水,向北行20里后汇入清江。清江全长800里,一路下行,沿途就是众多的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支流养大养壮的,住在清江流域的七个县的土家族、苗、汉族等人民又是靠清江水养大养壮的。有人说清江源头的水在利川奔流了一段路程后,跌入一个落水洞里消失了,可能它是从现在这个出水洞里流出来重见天日的。我们在车上分析后认为不大可能,第一,清江水后来在利川还是露出来在地面上流动,并且进入恩施境内一共行了百多二百里,要说它有部分水流分入别一条阴河;指向恩施方面,但伏流是很难绵延一二百里的,地下喀斯特溶洞再多,也很难相互贯通得这么顺畅的。清江的出水洞应该在利川县内。

    我们在离恩施城15里的地方,有一个龙洞,说是冬天洞里有一个瀑布洞,流水从几丈高的斜坡上奔腾跳跃而下,很好看,是一处名胜,可惜我们要赶路,没有时间去参观,虽然恩施到利川,只须97公里,晴天行车,快速轻松,百把公里山路,两三个小时足够,可是今天下雨路滑,而且越来越冷,就不一样了。

    中午12点20分,来到利川县界,地名清水洞,据说这一带山脉就是都亭山高山湖畔,有巴国大将军巴蔓子的墓。入境不远,就是见天坝,是个大平坝子,汽车前行一里多就是镇上。我们进入利川县境后,公路两旁的村镇不多,车辆的右边即北边是马鬃岭,我们沿着山麓一直向西行,左边即南边是第十一区茅坝(地图上为毛坝,县人习作茅坝)的田园,通过清水乡,再过虱子岩,苦茶园后,就没有什么村镇了。马鬃岭山脉的北边是二区团堡镇,山岭把二区和公路隔断,山南因为新修了公路,森林里的木料可以用汽车运输到县外出售,增加收入,沿途看到公路两旁堆满了截成一定长度的木料,都刹去了树皮,长长的整根圆木,还无法运走。雨雾越来越浓,山上也都布满了雾,汽车常常是在雨雾中穿行,行驶得很慢,我也为这些雨雾所累,拍不成这个木料场,只好先踩好点,选择好角度,画面,等明天回程天气转好时再行拍摄。

    下午一点,大概走了七八十里,不到一半的路程,来到八望坡,从这里就进入灰子岩,意思是这里为风化石多的山岭,树少岩石多,而且经常塌垮,过了此处就要翻越马鬃岭,和它告别了。从这里开始,汽车一直往上弯曲爬坡,一直爬上有1600多米高的岭顶,到了这里,四处望,山上不长树木庄稼,只是一片一片的茅草,披头散发,像马鬃一样,这就是它的岭名的由来。利川十一区茅坝的地理形势非常有特色,它的整个地区完全被大山四面包围得严严实实,它的东边有山岭和恩施隔开,只有这条公路是进出口子,茅坝区公所离这个口子很近,有条小河也从这里向南流去;西边是大麻山,没有进出口子,北面马鬃岭,也只有公路这一个进出口。从半空中向下看,它就像一个足球场、四面被高高的看台围住。这样的村镇,全国少有。

    走出马鬃岭,进入一区城关区,地势比较平缓,过了汉庙乡,圆宝乡和清江支流,再向北跨过清江进入教场坝,眼前就是利川了。行97公里于下午二时到达。县城在一个大平坝子中,海拔约六七百米。

    晚饭后,上街逛逛,山区森林多,木料好,我们先去看这儿出名的楠木箱子,我们到木业秤合作社,生产木器家具,桌椅柜箱都有,我们先看著名的楠木嵌花木箱,社里正好完成了一个,已经上了漆,木箱外形朴实端正,四四方方,尖角,从我们城里人眼光来看,嵌的花不好看,花样不好,显得俗气,而且嵌得太多太满,箱盖箱面四面都有,而且花形很大,嵌上二三朵就把箱面涨满了,只有箱盖上嵌的边线很俏美。一个二尺二的木箱,台价七元五角,真便宜。嵌花是个细工活;先将花样描在水扬木上,用钢丝线锯锯下来,再将箱板按照花样挖个凹形,然后将花样嵌上,用牛皮胶粘固,有两个青年工人在嵌花,二人用硬质木捶一下一下敲打花样,费力费时,嵌得多反而不好看,不如少做几朵,反而好看些。还可以做些没花的素色楠木箱子,不漆不花,还他本来面目,会有另一批人买的,现在做的花箱,只适合农村使用。我和老杨都想买一个,就要本色的光板楠木箱。做成箱子太笨重,不好带,跟师傅他们商量,箱子全部做成后,再拆散成板子给我们,就好带了。结果,果然拼了两个。合作社还没有卖过光板箱子,会计算了好一阵,木料是5分钱一斤,一个箱子顶费20多斤,合一元一角,连工带料,合计4.5元一个。又定做4个装3×5英寸卡片的小木盒,每个8斤料,合1.66元一个。给我们用最好的水波纹楠木做。师傅们叫影木,拿回北京,行家说叫“金丝楠”。我将志杨和我的两个木箱板送到东四隆福寺倩细木工拼装,这是红木类高级木料,拼装困难时,要收工本旨10元一个,比箱子本身贵了一倍。

    师傅说,嵌花楠木箱曾送苏联展出。跟师傅们请教,方知道做个箱子也很有学问,很有讲究,做好箱子主要得选用好木料,这带山区出楠木,他们选用的是百年以上的陈木,其中有的还是人家拆房子下来的老年房梁。这样的木料才有香味,才能透出好看的褐绿色。若是只有新木料可用时,须要经过一些工序才能使用。第一步,要把拆斫下的楠木,去除枝杈后,连树皮一起,将树根树木浸泡在深潭里,应是流动的后水,泡上二三年三四年后捞上来,高高架在走廊上,不能晒太阳,让它自然的阴干,要花三四年让它干透,制成的木板和成品,才不会变形,开裂,十年几十年都一成不变,十分珍贵。
      归来时,在街上走走,街道比较宽,相当长,来往买卖的人很多,相当热闹。
晚上邀请“土家”老人和县干部开座谈会,县委书记和县长到专区,省里开会去了组织刘部长陪潘先生聊了几句,也告退了,去开另一个会。由文化科长、文化馆长和白景鑫,谭亭向二位老先生一起谈,谈得不好。(惜记录卡片遗失。)

    谈话大要内容有:

    1、土家方面,本县有八大姓,八乡水之说;风俗禁止用白布缠头。

    2、四区柏杨镇(即柏杨坝)。过山就是四川,在山麓有梅子,梅子水地名,潘先生说,那是土家语“别兹”的音转。
   
    3、忠路土司,古书上说,地点在利川县西南三十里。明朝在那里设安抚司,清初才改设忠路土司,后取消。改设县丞和守备。老人们谈到土司时,又扯到夜郎国说要把他们弄清楚,是否因为古书上说,唐初有三个夜郎,一个在贵州桐梓县东二十里;一个在贵州西界,还有一个在业州,在今湖南沅州,又说业州在湖北建始县。是否因为提到湖北建始,要辨明一下,夜郎国汉初即有,公元前28年—25年,为西汉灭掉。今利川西南第九区区公所所在地就叫忠路镇,该区范围南边与本省咸丰县接境,清朝年间,那儿就是忠路土司的府治吧。

    4、清江发源地,800里清江养育着巴人和土家人。它的发源地就在利川,老人们说,在利川县西边五区汪营镇(即汪家营)龙凤乡,也是山区,清江源头就在那儿的龙洞沟。县干部说,本县西边有大巴山山脉,有一部分以山岭与四川石柱、万县、云阳、奉节为界,这条大巴山分支或余脉从我县西边的南端一直往北绵延不断,延伸到东北边的七区龙门的北边,作为省界,清江发源处那一段,叫都亭山,山上有湖,巴蔓子就葬在这一带。看来,今日上午在路上听人讲当地有都亭山,巴蔓子苍,是错的,应该在这儿。自东向西,横亘在利川二区,十一区之间的马鬃岭,也是属于大巴山脉的。老人们还记得,贺龙元帅曾经攻打并驻扎过汪营镇,还谈了几个有趣的小故事。

    5、坝漆,我们说,在四川的时候就听到这儿的生漆好,川东南、湘西北、鄂西南部都是一样的大山区,都出产生漆,桐油、茶油和茶叶,为什么你们这里的坝漆特别好,而且畅销到海外,老人们说,主要是这里的气候温和,冬不冷,夏不热,雨水均匀、充沛,土壤适合漆树的胃口。这一切条件凑在一起,才使得毛坝山上出产的生漆达到高质量,简单说,坝漆的浓厚细腻,含水份少,干燥起来快,抓木力强,涂在木器上,鲜明光亮。坝漆防腐,耐酸碱,耐高温,而且有一种独特的芳香。有钱人家事先准备的棺木,指名要用坝漆刷,一年刷一次,人不死就接着刷,有刷上七八层十几层的,说是入土后,有了好漆,不怕水泡,虫蚁咬。我说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穷学生,又逃难又求学,老嫌力气小,背不动行李,有人出主意,说地质工作者长年在野外工作,风霜雨雪,天天背着行李到处是家。他们有三件宝物,一是挡风雨的斗笠,是用细篾丝夹松针编成的,只有两重,很结实,比草帽强,草帽又大又重,被雨水一浇吸了水就更重了,而且雨淋后就发黄变脆。二是用桐油制的油布包行李,多大的雨不怕,睡觉时把它垫在地上防潮,三是用细薄竹篾编织的竹席,又薄又轻,还可以折叠成好几层不坏,不留折痕,大家教学得不错,潘先生说,我是常出门的,我也应该备齐一套,就是不出门,这三件都是好东西,小巧的斗笠可以挂在墙上装饰门庭,席子夏天有用,只是竹席太凉,北京最热也就三五天,使用率不高。我笑着说,你要买了这三件,那您就是七宝护身了。潘先生从嘴里拿开烟斗,忙问我,哪里有四宝了,你说说看。

    我说,一,你身上那件黄黑色的皮夹克,穿了几十年,还没有换掉,说明它还好好的,没有坏,这不是宝贝吗?二,那只黄色公文皮包,天天拎进拎出,都变色脱皮了,每天把讲义文稿、书籍都装得鼓鼓的张着嘴。这又是一宝。三,你的烟斗,天天吞云吐雾,也该是几十年的文物级“家宝”。四,你的双拐,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多年前伤病好后,装用过义足,可是每天安装很是麻烦,装得不合适,或者行走太久,会疼和磨破皮肤,后来索性抛弃义足,改用双拐,比较方便,这一对拐是国外友人赠给我的,非常合用,就一直用这一副。潘先生听后哈哈大笑,笑完后说,你这些不算创造,比你高好多好多班的同学就几次在系联欢会上开我的玩笑,说这是老太婆的被子,盖有年矣,屋里的人听了,又一次哈哈大笑。

    我对潘先生的趣谈,是想说明他不仅治学严谨,学富五车,教学认真,正直热情,而且一直坚持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他衣着简单,饮食一般,家庭日用物品,以实用够用为原则,不求铺张奢华,物尽其用,不轻易抛弃旧信封可以翻过来再用,所入工资,作为一家七口的开支和一笔为数不小的四个女儿的学杂费用。余剩的钱就全部送进书店,换回自己教学上、研究上需要的书籍。生活就是这么简单而丰富。

    我再前面提出的斗笠,竹席,油布,是我听到座谈时大家提到利川丰富多彩的土特产品,生漆、桐油、木材、竹林等等。现在,公路修了,它们可以运向山外,全国,有美好的发展前景。但是,就反映这些高级的原料,单纯的当做原料生漆,原始桐油,以低廉的价格卖掉了,能不能像嵌花木箱,竹席,竹篾斗笠那们,进行加工,哪怕是简单的加工也可以提高价格,增加收入,赚了钱,就有资本购买机器进行较高较复杂的加工,为全县全山区赚更多的钱。

    聊到这里,我又对会上说,你们知道吗?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军的飞机很猖狂,往常飞到内地来轰炸,扫射,我们的飞机就飞上天和它们战斗,那是跟步兵肉搏一样,是面对面的拼钉,要刺刀见红的,所以,战斗机也和步兵一样,上阵时既要全副武装,又要浑身收拾利索,动作灵便快速。才能打败敌人,把它们从空中击落到十八层地狱,因上,飞机工程师们以对飞机进行改进再改进,于是就用上了你们生产的东西做零件,还真起了作用。你们猜猜看,是什么?大家瞪着眼睛摇头,我接着说,飞机上天要烧航空汽油,飞得远油就要装得多,一多就重,就飞不快,而对于战斗机来说,速度就是胜利,就是生命。于是工程师想出解决的办法,在飞机的两翼上加挂副油箱,起飞和巡逻搜索敌机时,先使用副油箱的汽油,如果发现敌机,马上一按按钮,抛掉副油箱,机身一轻,快速冲上去迎头痛击。过去都是用金属桶,又重又贵,抛掉了也可惜,于是发明用竹篾编副油箱,外面搽上桐油或光油,或再刷漆,就是又轻又结实又便宜的战斗工具了。我们家乡生产的农林牧产品,动动脑筋,能够制作出许多适合社会主义需要的物品。大家点头,热烈讨论起来。

     特产中大家又提到珙桐和世界上最古老的罕见的孑遗植物水杉。这是世界级名贵植物,县干部大都知道,告诉我们水杉在亿万前新生纪中期繁茂昌盛,广泛分布在欧、亚、美洲2500万年前第四纪特大冰川期,和恐龙一样绝灭了,只能在化石上寻找它,一直到1941年,被一位学者在利川县东北方的大森林里发现了一株特大水杉,1945年,我国植物分类学家胡 教授和林林木学家郑万均教授,对水杉进行正式鉴定命名,并把这株在利川谋道发现水彩称为“古老世界爷”,并且成立了“中国水杉保存委员会”。这株世界仅存的水杉总有400 年的树龄,树高约为35米,胸围3.5米,枝叶繁茂活得很好。我们知道,这是水杉后,后来又有人发现一些,也是大树,但没有见过比这更大或同样大的。

    潘先生学过生物,进行深入研究过,而且还学过古生物学,就向他请教。潘先生说,当年他是从报上知道这件事的,当时正处在抗日战争末期,条件很差,很艰苦,找不到村料进行深一步了解。他的发现,的确是生物界一件大事,它成了活化石,等于是死而复生。有了这棵400岁的老爷爷,进一步证明第四纪冰川期在各大洲的不同情况,欧洲美洲是大陆冰川,冰川到临时是整大块地覆盖大地,许多动植物就此绝灭了,而在中国,是高山冰川,是一种间断性质的高山冰川,许多山岭高高低低排列成堆,像川鄂这一带的大巴山脉,就是这个情况,冰川来临时,植物还可以在冰块到达不了的山林间生长,等到冰川消退,它们又可以向四周发展生长,所以我国山野保存着不少,古代植物,很珍贵,像刚才谈到的珙桐,花朵开放时,像成千上万只白鸽,在风力的抚摸下,振翅飞动,可惜现在是冬天,否则,在没途我们是有机会欣赏到的,它是双子叶植物落叶乔木一种名贵的观赏植物,分在川贵鄂三省边境和云南北部,为中国特产。你们知道吗?它是珍贵树种,也是经历过大磨难的,把话拉回来,水杉,植物分类上属于杉料,水杉属。所以它的性质和杉树类大部分相同,但又有自己的特性,它是落叶乔木,树皮灰褐色和其他杉树样,剥下来是成片长条形的,树叶估计也和其他杉属大体相似,像羽毛样的排列,但大小软硬可能不同,它会长得直长得快,适宜在鄂西、川、贵、长江以南这一带潮湿温暖的环境下生长。记得书本上说到,这一属可以长到35米左右,活到600岁。它生长直、纤维长,油脂少,适宜做建筑、木船的材料也好造纸,有一种主要生长在台湾中部的台湾杉,最高可以长到60米,可以算是最高的树种之一。台湾的阿里木风景区有一株神木,1900年,在那里发现一株巨大的红桧,它高52米多,地面树干直径有18米多,要12个人合抱。经专家鉴定,树龄已达三千多年,是世界上罕见的珍树,被人们呼为“神木”。

    老人们还提到,抗日战争前,也就是1937年前,有一个美国人来过利川,不知道他来干什么。接着谈了天子殿,土家人爱唱山歌,有五句有四句的。

    我觉得大水杉很珍贵,还没有见到报纸刊物上发表过,想去一趟,拍张照片,我将这个想法向文教科提出后,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说,不行,不行,太难,太难……文教科同志说,我们这大山区,公路最近才修到县,再走就没有了,大水杉在县城东北七八十里,只有土路、山路那里算是南坪区的,森林山区人烟少,山民叫他“磨刀”或是“谋道”,县图上还没有标名。按你的脚力,走山路得一天或者一天多,来去得花三天。山里树多光暗,不好照像,这个老爷爷树,国内都有人来参观,县里已经计划修公路。潘老感兴趣的清江源头,也是土路,山区,不好走。清江从西向东流,流到利川西门绕着向南流,从南门外流过,又绕向东门,后再向东流前行,等于从三面包围利川,向利川打个招呼后再走的,往前水流经过一个山峡后,就流入落水洞,在地面上消失了。清江在这里进入地下变成阴河,伏流,从另一头的黑洞冲出地面。继续向东,流向恩施。你们要去那里洲览,比较方便在城东7公里处就是落水洞,它在大毛坡岭的西南山麓,风景不错,我们答应考虑。

    《利川报》好几位编辑、记者也参加了我们在楼上举行的座谈会,报社摄影记者李兆普没有闪光设备,借我的闪光灯拍了一张,我带的是一次的镁箱闪光灯泡,国产的,每个约有拳头大,不便我带,所以我见他那张拍得情绪不错,就没有主动多给。10时半会结束后,李又请老杨和我到楼下报社编辑部座谈。主编柯享元等同志非常热情,准备了本地茶点和一瓶甜酒。会上谈得很热烈,提出如何采访和写稿,由老杨作答,又提到通联工作问题等。他们对拍摄的作品用作封面,由电影演员白杨饰的祥林嫂(电影《祝福》鲁迅著)照片很感兴趣,认为拍得好,把她翻制成黑白照片,准备县里放映电影《祝福》时在报上发表,有近20人从报社洗放了这张照片,有订了《新观察》的,还把这张封面拆来钉在床头上。

    报社冯玉树同志对我刊提出意见,说最近刊物内容退步,文章一般,小品文也差劲,希望改进。我答应回去向主编反映。我向他们组稿,希望写些利川的有特色的人和物,譬如水杉、毛坝漆、药材黄连等。又如“编辑的快乐和苦恼”写得生动,具体就好。

    欢谈到深夜一时方散。

    李光普,湖南衡阳人,1950的入湖北革大,毕业后于1952年分配到利川。

    利川县名有重复的,初来乍到的人搞不清,如:公路经过的第11区是茅坝区,而8区(文斗区),还有个毛坝乡,4区(柏杨坝)又有一个毛坝乡。7区8区都有见天坝。川鄂一带,坝子是平原,平地的意思,水杉是生长在山地、森林里的,至少现在还没有移植到平坝,可是在5区(汪营镇即汪家营)却出了个地名“水杉坝”,不知与水杉有关否?利川县治在城关镇,原名都亭镇,古时是否有都亭县,待查,龙池(县最北处);4区(柏杨坝)无;5区汪家营,龙门、龙桥,龙舞,龙凤,龙洞沟,龙水,双龙;6区(建南)龙眼,7区(龙门区)龙门区,龙合,龙山,龙驹,龙塘;8区(文斗)龙口,文龙;9区(忠路镇)龙桥、龙嘴河、狮龙;10区(马前坝)龙台;11区(茅坝)青龙,迥龙。可进行研究。

相关文章
·潘光旦 情系土家族研究
·张祖道 中国纪实摄影里程碑式的人物
·潘光旦
·张祖道 土家族识别的见证和记录者
·潘光旦 土家族与古代巴人研究的开创者
·潘乃谷
·费孝通与潘光旦
·费孝通 土家族的发展我想接下去写这篇文章
·随潘光旦师川鄂土家行日记(六)
·随潘光旦师川鄂土家行日记(五)

版权与免责声明 | 进入论坛

 
图说分享
· 李丹阳《红玫瑰土家妹》
· 神奇的土家族医药
· 武陵天下秀 活力土家医
· 土家族药文化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 土家族医药历史悠久 完善的医学理论临床疗
· 土家族饮食习俗
· 土家人民感谢党
· 到张家界旅游购年货品民俗带您体验大规模民

德江傩堂戏

土家八宝铜铃舞

土家摆手舞沿革

与神共舞走进土家人的傩堂
· 神往的武陵  
· 恩施板桥土家礼俗  
· 土家族的狩猎活动“赶仗”  
· 土家苦情歌的文化阐释  
· 我记忆中的土家巫医  
· 对恩施土家女儿会的给定与诠释  
· 土家族起居习俗  
· 土家族形成和稳定的历史过程  
   土家族摆手舞的起源
   长阳土家族的过年习俗
   土家花鼓子
   鄂西土家族的传统民歌
   土家族婚俗中的猪脚文化
   薅草锣鼓土家人的劳动进行曲
   土家族婚嫁习俗
   土家族哭嫁歌的艺术特点与价值
关于我们 |  网站介绍 |  管理团队 |  申请链接 |  欢迎投稿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大事记

版权所有:土家族文化网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菜户营2号楼6单元601室 
技术支持:北京瑞武陵峰文化发展中心    服务热线:15811366188   邮箱:tujiazu@vip.sina.com    
本网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或书报杂志,版权归作者所有或者来源机构所有,如果涉及任何版权方面的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京ICP备13015328号-2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110105005973